导航菜单

顺纳股份提仲裁 补偿义务人涉非法吸收存款已被逮捕

?

由于业绩补偿,顺纳股份仲裁。补偿性债务人因非法吸收存款而被捕

Cailian(广东,记者徐学成),顺纳股份(.SZ)于8月14日宣布,该公司最近向深圳国际仲裁法院提起仲裁,要求其进行股权投资和增资引发的绩效赔偿纠纷。

顺纳的前身是万家乐。 2017年1月23日,公司与浙江汉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江汉生)及其全体股东签订了《股权收购及增资协议》,并通过购买货币资金获得了浙江汉宇50%的股权(即公司注册资本2500万元,通过增资方式获得浙江汉宇注册资本1250万元,收购股权和增资完成后,阳光控股持有浙江汉宇60%股权。

根据上述协议,浙江汉威实际控制人陈汉(持股90%)和另一自然人股东林国平承诺,浙江汉宇2016 - 2019年非净利润应达到3100万元,4600万元和6000分别。万元,7900万元。在履约补偿期内,如果浙江汉宇在某一财政年度实现的净利润未达到赔偿责任承诺人承诺的净利润总额,则赔偿责任人应当以现金补偿公司。

款。履约保证人(赔偿义务人)陈欢和林国平被要求向公司支付2.718亿元的履约补偿金。

但是,到目前为止,公司尚未收到上述赔偿责任人的履约承诺赔偿,因此启动了仲裁。

财经协会记者获悉,由于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早在去年10月,浙江汉宇就被查封,不再开展业务活动,因而目前的净利润数据未达到承诺目标。

根据Sunna披露的信息,当公司于2017年初进入浙江汉生时,后者是一家总资产近2.7亿元的公司。 2016年前11个月,浙江汉宇的净利润甚至达到3212万元。进入浙江韩昊,寄托着苏纳股份的良好预期,扩大业绩。然而,由于浙江汉宇被扣押,2018年苏纳股份的净亏损为9.68亿元,同比下降2634.05%。事件的影响仍在发酵。根据Sunna披露的今年上半年业绩,该公司预计将继续为1750万元--1510万元,下降220.52%-203.99%。

如果达成仲裁请求,顺纳股份将收回一些损失,但可能并不难实现。根据之前的公告,陈欢(后来被选为Suner股份董事长)因涉嫌非法吸收公共存款而被捕,此案仍处于调查阶段。此外,业绩补偿的另一位债务人林国平也多次通知Suner股份,他不再负责绩效薪酬。在这方面,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律师表示,仲裁申诉的真正困难在于执行层面。一方面,由于涉案金额高达数亿元,对补偿责任人的经济能力进行了检验;另一方面,由于主要债务人陈欢被捕,这对执行造成了很大障碍。

对此,由于记者尚未联系顺纳股份,该公司将采取什么措施来应对它尚不得而知。在8月14日发布的公告中,顺纳股份表示,由于赔偿义务人的法律意识和合同精神薄弱,相关赔偿义务人有可能无法偿还或未能解决相关债务顺利进行。公司将充分利用法律手段收回上述绩效薪酬。

主编: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