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找油路上践行誓言

郭旭光,石油勘探工作者,破解了古代地层的能源代码。为了满足祖国的能量需求,在沙漠戈壁,安心,扎根,无油,不放弃。他和团队走过了38万平方公里的准噶尔盆地,穿过石油勘探禁区,在Mahu和Jimsar发现了两个10亿吨的大型油田,为国家能源安全增加了安全堵塞;进步一等奖《凹陷区砾岩油藏勘探理论技术与玛湖特大型油田发现》的重要贡献者之一。

■确定Mahu突破集团“死亡线”

2008年,26岁的郭旭光作为中国石油大学的优秀硕士研究生,来到了中国第一个大型油田的发源地克拉玛依。

跑道是一个禁区,在全球萧条的砾岩勘探领域没有成功的先例。

水库勘探的成功对于水库的类型及其控制的因素和规模至关重要。郭旭光与许多已经筋疲力尽的老井联系在一起,提出了一个“金点子”。油箱由相带控制,应在大面积上形成! 20年前,他大胆地重新确定了Mabei油田的油层识别标准。在累积了31,000平方公里的三维地震数据并描绘了一个26,000平方公里的沉积体系后,他果断地预测到了Mahu斜坡3500米以下的优质水库!

2012年,郭旭光团队将风险勘探井18井部署,获得了高产工业油流。使用马18井的石油,马湖的勘探就像一块破碎的竹子。在接下来的几年中,发现了六个大型油藏,在南部和北部形成了两个大型油田。这是过去10年中国陆地石油勘探的最大成就。中国人破译了一项具有十亿年历史的能源法典。郭旭光和团队终于打开了这个地下宝库的大门,实现了几代石油人民为祖国寻找大油田的long愿。

■战斗Mahu捍卫能量“生命线”

在马湖完全开花结果的同时,吉木萨尔页岩油的勘探和开发也在全面展开。

面对国内页岩油勘探研究的空白,郭旭光及其研究团队为冀174井设计了近300米的连续取心,并通过对厘米级核心的精细描述和综合实验探索了水的形成。联合测试。平井容积压裂技术。

这种从未尝试过的优良实践为郭旭光团队带来了很多成果:建立了大陆盐渍化湖盆地页岩油富集理论,形成了页岩油评价和甜点预测技术体系。填补了国内页岩油地质评价技术的空白,最终导致了10亿吨吉姆萨尔地区的发现,而研究和勘探形成的地质认识和技术已成为国内页岩油勘探开发的“宝库”。

2017年9月,郭旭光再次参加了马湖乌尔禾集团2亿吨储备的战斗。

作为负责人,他知道马湖上的乌尔禾组地质特征复杂,油水多,储量计算方案难以确定。

一次又一次地尝试各种方案,一次又一次地推回.最后,马湖上乌尔禾集团的2亿吨石油地质储量通过了审查,支持了10亿吨的发现。 Mahu的油田,有效地保护了国家能源。 “生命线”。

■果断战胜马湖,保护人民的“幸福路线”

Mahu砾岩油田的原油含有稀缺的环烷基组分,这是中国长征系列火箭和主战坦克所需油的不可替代的主要原料。马湖油田的发现不仅保证了中国的能源安全和国防安全,而且保证了发现过程中的创新理论和经验,为中国的大型企业集团提供了可复制和可扩展的“中国”石油和天然气勘探。全球萧条。理论和“中国技术”为世界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力量”。

现在的妈妈,井架里的井架,钻井船的轰鸣声,穿梭着满满的中国石油人们忙碌着。在不久的将来,马湖油田的原油年产量将达到500万吨。

回顾年轻人,郭旭光被“走向祖国西部”这句话所感染。他毅然来到了这片广阔的新疆土地,无悔地扎根于戈壁,不知疲倦地为祖国的石油勘探事业奉献了他一生中最美好的岁月。他以实际行动弘扬了石油精神,实践了“我向祖国献油”的誓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