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四年前十亿买“雷” 央企航天通信存强制退市风险

四年前,上市的中央军工企业航天通信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航天通信”)斥资10多亿元收购国内智能终端ODM企业智能海派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智能海派”),让近10万股东意外意识到智能海派现在更像是一个昂贵的“特洛伊木马”

10月31日,航天通信因涉嫌非法信息披露被中国证监会正式立案调查。 随后,航天通信发布公告称,该公司的股票可能面临重大非法强制退市的风险。半个月前,航天通信在回复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工作函时“披露”了其子公司智能上海分公司的虚假表现。后者2016-2018年净利润分别为3.29亿元、3.56亿元和4.03亿元,分别占航天通信总净利润的133.51%、142.95%和106.17%。

Smart Haipai的前董事会秘书7天前离职。

爆炸后,股价下跌近40%

在披露中国证监会发起的调查事项后,航天通信再次发布公告提醒公司,上述风险可能会因当前大额逾期应收账款、资本链断裂、启动率不足、前几年业绩不佳等风险而传导给公司。它的子公司智能海派。 公司为智能海防的贷款提供了4.5亿元的担保。如果smart haipai到期无法偿还贷款,公司将承担担保责任。公司还为smart haipai的业务交易提供了8.13亿元的内部贷款和2.09亿元的应收账款,这些交易存在无法收回的风险。

航天通信表示,公司正在组织公司相关人员和中介机构检查智能海防的虚假表现。根据中介机构对智能海防的验证结果,公司必须纠正以前的会计错误,并重述以前的报表,这可能导致公司以前业绩的损失和暂停或终止上市的风险。

此外,如果公司受到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行政处罚,且行政处罚决定中认定的事实与《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重大违法强制退市实施办法》规定的重大非法强制退市有关,公司股票将面临重大非法强制退市的风险。

10月14日,航天通信首次“披露”其子公司智能上海分公司的虚假业绩。在对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工作函的回复中,smart上海分行表示,该行存在诸多风险,包括大额逾期应收账款、虚假业绩、常见逾期银行贷款以及因资本链断裂而向供应商付款等。 其中,智能海防当时应收账款余额为57.04亿元,逾期金额为44.59亿元,占应收账款总额的78.17%。

截至10月31日收盘,航天通信股价下跌1.51%,至每股7.84元,较10月14日每股12.94元的收盘价下跌近40%。总市值也从67.52亿元下降到40.91亿元,蒸发超过26亿元。

目前,公安部门仍在调查前智慧海洋学校校长邹永行(Zou Yonghang)和其他合同欺诈嫌疑人。后者此前因涉嫌合同欺诈被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人民检察院逮捕。智能海洋学校前空间通信主任杜鹏最近也辞职了。

资料显示,10月24日,即中国证监会启动调查的7天前,航天通信部主任杜鹏向公司提交了书面辞职报告。他因个人原因辞去了公司董事和审计委员会成员的职务。 他生于1964年1月,毕业于浙江大学金融专业研究生。他是一名会计师,曾任杭州和盛科技有限公司和深圳上海通信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会秘书

回顾过去,航空航天通信公司董事长和总裁的选择在过去一年也发生了变化。 其中,董事、总裁崔魏兵于今年6月5日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战略委员会董事、总裁职务,而前航天通信董事长敖刚因工作变动于2018年12月11日申请辞去公司董事会、董事长、战略委员会委员(董事)。

今年的表演“变脸了”

雷破关卖资产自救

根据航空航天通信2018年年报,公司子公司智能海派(smart haipai)是中国领先的ODM企业。该公司在专用网络技术开发、核心通信设备设计和制造以及通信系统组装方面具有强大的能力。一些专业通信技术领域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在电力、公安等行业的军事通信专网和民用专网建设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知识分子上海学派的历史不长。 2012年4月,邹永行和朱韩坤共同出资成立深沪学校,随后于2014年7月共同出资成立江西上海学校 2015年12月,航天通信完成了向邹永航、朱韩坤、张毅、万和和宜家发行股票的交易,购买了其在智能海防所持股份的51%,标的交易价格高达10.65亿元。

随后,航天通信在2016年1月斥资3.88亿元现金再次收购智能海派7.68%的股权,以14.53亿元的总价换取智能海派58.68%的股权。 据调查,智辉海派目前分别持有航天通信、邹永航、南昌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和朱韩坤58.68%、26.31%、8.43%和6.58%的股份,其中南昌市人民政府持有南昌工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100%的股份

航空航天通信的主要业务主要由通信行业、航空航天防务和设备制造组成。其主要客户包括各种服务和武器、主机厂、科研机构、省市民防办公室等。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末,航空航天通信共有股东。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邹永航、朱韩坤和张毅分别持有19.20%、8.12%、2.38%和1.38%的股份,位居公司前四名股东,其中邹永航和张毅为夫妻,中国航天科技集团有限公司100%由国务院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控制,该委员会是航天通信的实际控制人。

Smart Haipai在航空航天通信的性能中占有重要地位。2016年,它被纳入航空航天通信综合报表的范围。2016年至2018年,航天通信净利润分别为3.29亿元、3.56亿元和4.03亿元,同期航天通信实现营业收入分别为105.44亿元、101.96亿元和125.06亿元。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分别为7472万元、1亿元和2.1亿元。

受聪明的上海学派的影响,航天通信今年的表现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10月30日,航天通信披露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显示今年1月至9月,航天通信实现营业收入32.34亿元,同比下降63.88%。上市公司股东应占净利润为-2.52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24亿元下降303.55%。

航天通信表示,业绩大幅下滑的主要原因是该公司子公司智能海防(Smart Haipai)招致了大量逾期应收账款、银行债务违约、资本链断裂、原材料投入不足、运营率低等重大风险。此外,智能海防还就相关应收款项的资产减值计提拨备

聪明的上海危机曝光后,航天通信开始频繁出售资产。

10月30日,航天通信宣布,公司全资子公司浙江航天中汇实业有限公司计划公开上市其原有纺织生产基地,以进一步挖掘潜力、提高效率和自救能力、处置库存资产、增加公司减轻风险所需的现金流 根据评估结果,本次处置的开盘价不低于2.0892亿元。

10月25日,航天通信披露将转让其在航天云网络技术发展有限公司1.3743%的股份,上市价格不低于7852.2万元。此次转让的目的是“进一步缩减其运营规模,振兴其资产,缓解公司当前的财务压力。”

此外,航天通信计划在产权交易所公开上市,捆绑转让优能科技和优能系统全部47%的股份,底价分别不低于3852.79万元和1元。

此前,在回应上海证券交易所监管工作函时,航天通信表示,公司已及时成立应急工作组,开始对相关问题进行调查和核实。公司立即撤换了斯玛特海总经理,更换了法定代表人,调整了一些关键岗位,增加了应收账款的收款,保持了员工队伍的稳定。

据说除了聪明的上海学校,公司其他企业的生产经营总体上是稳定有序的。 截至10月14日,公司的综合营业收入为21.25亿元,除了smart haipai外,总利润为1.09亿元。

目前,航天通信总资产和负债分别为149.88亿元和108.92亿元,资产负债率为72.67% 其中,长期贷款3.08亿元,目前没有逾期情况。短期贷款36.34亿元,其中智能上海集团12.85亿元,母公司10.44亿元,其他公司13.05亿元。短期贷款逾期金额为2.64亿元,年末为10.73亿元,2020年1月1日至6月30日为14.54亿元,2020年6月30日后为8.43亿元

(责任编辑:赵金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