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ST金贵公司债到期不能全额兑付 前三季度亏15亿|ST金贵|控股股东

原标题:圣金贵公司债务到期后无法全额偿还,前三个季度亏损15亿英镑

债务危机仍在继续。

新京报(记者张艳伟)11月3日,圣金贵公司的债务到期未能全部偿还,债务危机仍在继续,自身造血能力仍然不足。2019年前三季度,st金贵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5.46亿元,同比下降855.95% 截至2019年6月底,控股股东曹永贵累计非经营性公司资金10.14亿元。 10月9日,该公司收到了其他风险的警告。股票的简称从“金桂银业”改为“圣金桂”

14金桂债券到期时无法全额支付,公司债务危机仍在继续。

11月2日的公告显示,圣金桂2014年11月发行的“郴州金桂银业有限公司2014年公司债券”(以下简称“14金桂债券”)到期,但由于公司当前现金流困难,“14金桂债券”所有债券持有人的本金和利息无法按期足额支付

14金桂债券发行总额为7亿元。债券的期限是5年。债券头3年的票面利率为7.05%。债券第三年年末提高票面利率后,债券存续两年的票面利率为7.55%

2017年11月3日,本期债券投资者转售完成,有效回报148,000份,剩余债券6,582,000份。 根据此前东方金城信用评级报告,ST金贵应于2019年11月3日前支付“14金贵债务”本金及债券利息6.85亿元

此前,东方金城四次下调ST金贵和14家金贵债券的信用评级。

8月19日,圣金贵宣布,截至公告日,公司逾期债务为9.7亿元。 8月14日,评级机构东方金城下调了其评级。圣金贵的主体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评级前景为负面。“14金桂债券”信用评级从AA-下调至a

不到一个月后,9月12日,东方金城再次降级 鉴于ST部分债务逾期,2019年上半年收入规模将下降,利润将遭受巨大损失,控股股东将占用公司资金等。东方金城将ST的主要信用评级从A下调至BBB,评级前景为负,而“14”ST债务的信用评级将从A下调至BBB。

9月20日,东方金城第三次下调评级。鉴于圣金贵支付“14金贵债务”本息存在重大不确定性风险,东方金城将圣金贵本金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评级展望为负,“14金贵债务”信用评级从BBB下调至B-B 东方金城认为,圣金贵许多子公司的股票和银行账户被冻结以及面临多重诉讼的事实,进一步加大了公司的流动性压力,削弱了其整体偿债能力。

10月18日,东方金城第四次下调ST和“14金桂债”的信用评级。 东方金城认为,圣金贵流动性紧张,控股股东未能及时偿还占用资金限制了公司偿债资金的筹集,公司整体偿债能力薄弱。 东方金城将ST金贵的信用评级从B- B-下调至B-且前景为负,“14金贵债务”的信用评级从B- B-下调至B- B

前三季度亏损15.46亿元,其他应收款超过21亿元。

10月31日,圣金贵发布了2019年第三季度报告。第三季度报告数据显示,年初至报告期末,ST金贵实现营业收入13.75亿元,同比下降30.39%,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15.46亿元,同比下降855.95%,非上市公司净利润-13.25亿元,同比下降710.12%,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 经营活动净现金流量为-4.73亿元,同比下降539.87%

上市公司的流动性危机在第三季度报告中也很明显。圣金贵货币基金最终余额为5.77亿元,比年初下降60.11%。这主要是由于信用证和银行汇票支付的存款在前一个时期没有到期,在当前时期到期后被一个接一个地转移和归还。 同时,由于本期资金短缺,应付职工工资增加127.97%,达到2762.29万元。

10月31日,圣金贵宣布,公司将预留坏账准备和非标准保理业务,用于截至2019年9月30日可能有回收风险的预付款

截至2019年9月30日,ST金贵预付给郴州金荣贸易有限公司、郴州旺祥贸易有限公司、郴州金来顺贸易有限公司、永兴复兴贵金属有限公司、永兴傅恒贵金属有限公司、郴州向荣开贸易有限公司、郴州富志辉贸易有限公司的账面价值合计17.84亿元。 鉴于上述供应商的银行账户被冻结,业务陷入停顿,合同无法正常履行。预计上述供应商将很难继续供货并收回预付款。出于审慎原则,考虑到2019年第三季度可能对净利润产生的影响,坏账准备将分别提取60%。 此次预留坏账准备10.71亿元用于上述供应商的预付款。

截至2019年9月30日,ST金利非标准保理业务涉及的部分供应商的未偿本金总额为23,300元 根据《企业会计准则》的相关规定,由于本公司和部分供应商的非标准保理业务已被资金方起诉,本公司将承担连带责任。目前,上述诉讼均未得到裁决。考虑到对2019年第三季度净利润的可能影响,并考虑到审慎原则,上述诉讼相关非标准保理业务的可能连带责任估计为人民币14,000元,占60%

坏账准备和预计负债在2019年第三季度减少归属于母公司的净利润约86,600元,在2019年第三季度减少归属于母公司的所有者权益约87,700元

二级市场人士告诉《新京报》,由于控股股东占用上市公司资金,三季度报告的真实性仍需核实。与此同时,圣金贵仍面临一定的危机。上市公司控股股东大量占用上市公司营运资金,将直接导致上市公司资本链紧张,也将面临一定的法律风险。

至于如何解决当前的流动性危机和债务危机,《新京报》记者在11月4日多次致电圣金桂秘密办公室,所有电话都显示他们无法接通。

今年5月27日,控股股东曹永贵与财新长勤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协议,转让财新长勤持有的5494万股非限制性流通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5.7201%)。 本次股权转让完成后,曹永贵持有公司2.6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27.0210%,仍为公司控股股东。 控股股东曹永贵需要解除等待中的股份冻结,解除上述5494万股的质押,完成股份转让手续。因此,在控股股东完成上述注销事项之前,本次协议转让暂时无法进行。

责任编辑:严宏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