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航菜单

央行给聚合支付划明确红线:四个“不得”

聚合支付是连接第三方支付机构和商家的中间人。 直觉上的理解是,一些业务由于成本考虑不再单独与微信、支付宝、银联等支付渠道连接,而是直接由聚合支付服务提供商提供一次性对接,同时支持多种支付方式,包括第三方支付平台、银行等服务提供商。

这似乎是一种简单而有效的方法,但它意味着风险。 2017年1月,中央银行发布了《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要求各省对在其管辖范围内提供综合支付的服务提供商进行全面清查。本文件将集合支付定位为“收款外包机构”,并划定了四条红线,以严格规范集合支付机构的行为 根据《通知》的要求,央行各分行将对辖区内支付总额进行调查,2月28日前完成调查,3月31日前完成违规企业整改。 当

 《关于开展违规“聚合支付”服务清理整治工作的通知》

发布时,它在支付行业引起了巨大冲击,这意味着过去扮演边缘角色的一些聚合支付机构的“两次清理”模式是不可行的。 这份文件还使公众不熟悉的总付款成为关注的焦点。

热门移动支付产品

随着越来越多的移动支付方式被采用,由于商家没有精力与所有支付机构连接,一些曾经推广POS机的机构已经开始提供聚合支付服务。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聚合支付就是第四方公司,拿到第三方支付的接口通道,然后自己把这些接口通道进行整合,进行技术开发。聚合支付的支付通道多,一个二维码就可以支持多个通道,无论是用户主动扫商户二维码,还是商户主动扫用户,都会经由聚合支付通过技术自动识别相应的付款账户。

聚合支付它的优势就是集合市场上主流的支付方式,一般情况下包括银行卡支付、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由于互联网支付的跨界崛起,以及需要“商户接洽服务”的硬性需求,在市面上衍生出不同类型的聚合支付服务商,比如做线下支付扫码的收钱吧、钱方好近,做移动支付聚合的Ping++、Paymax、BeeClound等。

《通知》 将聚合支付定位于“收单外包机构”。但收单外包的范围非常广,目前在市场上,聚合支付机构通常有两种形式,一种是直营,一种是代理。通过代理,将收单业务层层外包,由这些二级三级代理商开发商户,这里面就会产生央行所认为的风险问题。

而事实上,所谓的风险也出现过。微信支付在2016年12月,就公开了一批从事扫码违规的服务商名单,其中不乏一些知名收单机构和银行。

风险在哪里?

聚合支付机构最大的风险点就是“钱”和“信息”。

根据 《通知》 要求,提供聚合支付的企业不能碰钱,即不能做“二清”机构。

“二清”是指没有获得央行支付业务许可的单位或个人,在持牌收单机构的支持下实际从事支付业务和资金清算的一种模式。

换句话理解,聚合支付公司只是为商户提供第三方支付通道的技术服务机构,不能沉淀资金,更不能为商户提供支付和资金清算。

那聚合支付公司是不是就不能做了?

不是的,经过科长分析,央妈的要求:对于以上违规踩红线的“聚合支付”公司则归纳到无牌经营支付业务整顿当中,并再次给各聚合支付公司敲了个警钟,切勿踩线。一位央行人士表示,如果纯粹是技术整合,不涉及资金沉淀和客户敏感信息,就属于比较规范的聚合支付。

那商家该如何区别聚合支付“一清二清”行为?

方法十分简单:只要资金是银行或者第三方打给您的,就安全,就是一清;资金是某个公司或者个人打给您的,就是二清。

在行业内,一些聚合支付机构,由于扩展业务需要,就招许多代理商。而一些不太规范的聚合支付机构在给商家进行资金清算时,是先把某地区的资金结算给代理商,再由该代理商把资金划给该地区拓展的几百家甚至上千家商户。

近两年,不少从事这种资金沉淀的二清机构发生“跑路”事件。而上述 《通知》 ,出台的背景正是由于市场上有聚合支付服务商,违规开立支付账户和实质性从事特约商户资质审核、受理协议、签订资金结算、收单业务交易处理等业务。

因此, 《通知》 对聚合支付划了一条明确的红线,即四个“不得”:不得从事商户资质审核、受理协议签订、资金结算、收单业务交易处理、风险监测、受理终端主密钥生成和管理、差错和争议处理等核心业务;不得以任何形式经手特约商户结算资金,从事或变相从事特约商户资金结算;不得伪造、篡改或隐匿交易信息;不得采集、留存特约商户和消费者的敏感信息。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