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才的我成果全文免费-不成才的我全文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小说 > 不成才的我

不成才的我

不成才的我

10.0

手机阅读

来源:黑岩

作者:渐冷清

时间:2020-03-27 11:40

评语:献给每一个抑郁边缘和失去梦想的人

由书道文学带来主角叫成果的小说《不成才的我》,作者是:渐冷清,这里提供成果不成才的我在线阅读,小说讲述了:他这一世碌碌无为,对生活没有任何的期望,最后他选择用极端的方式离开。却不小心穿越到异世,这里一系列奇怪的事情,让他的生活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

精彩节选:

咣当~,咣当~

声音由远渐近,树木连排倒下,松软的泥土上留下一个个不规则的印记。

咣当~,咣当~

似乎饱含着不满的声音响彻整个实验楼,阳光被强行截断,楼体被触摸晃动了一下。

会长王浩华被这世界上本不该有,说不出名字的存在物所惊吓,躲进了女厕所。

比他先来的有两人,一个躲在厕格里,一个和他正面相对。

不明物撞破厕所窗户,涌将进来。

王浩华眼看就要被捉住,出于逃生本能,一个激灵把面对着的名叫周诗颖的同班女同学往后一推。不明物瞬间包住周诗颖往后拖。

你,救命啊~周诗颖声嘶力竭地哀嚎着。

王浩华惊慌失措,转身逃离。

独留下厕格里正口中念念有词,祈祷保佑的另一个同班女同学陈珊珊。

一切发生的太突然,时间往回拨。

成果被杜莱优搀扶着离开楼梯来到一班实验室。

回过神来的成果用走廊上摆放着的去离子水擦拭脸上的乌渍。

楼梯那里还有受伤的同学,要回去救他们才行。成果说出了自己都不敢相信的话。

杜莱优看到虽然惊慌,但眼神里带着坚定目的的成果,也没多言,我去找其他同学帮忙,你一个先去行吗?

行。成果刚跑出不远,回头喊道:莱优,小心点。然后往楼梯处赶。

实验楼是日字型结构,中间两镂空的天井,六层楼,四个对角各有楼梯。

三栋这样结构的建筑物用廊梯连结起来合称实验楼。这样的日字建筑物共有八栋,合称综合楼。

成果的一班实验室在其中一个角靠近山体一侧,二班实验室在一班实验室上面。

两班同学习惯绕走廊走半圈去到对角处楼梯那里下楼,因为那边下去最靠近饭堂。

成果决定先下楼,去到三楼绕过去对角的楼梯处,查看情况。刚走到一半,楼体抖动,成果以为是地震,找了面没有窗户的墙体贴紧身体。

黑影晃动,一团像是失去血色的没有皮肤包裹夹杂着各种物件在里面的那团类似肌肉组合体的东西正缓缓从楼顶伸了下来。

这种移动方式就像是有无数的水蛭集体蠕动。

成果吓得冷汗冒出,不敢动弹。

那团不明物蠕动着,不一会就开始往上回收。

成果听到有人叫喊,仔细一听是渔子霏的声音。叫喊声慢慢靠近,正在观察那团不明物的成果看到渔子霏身体被包裹着正从天井往楼顶上移动。

成果心想不妙,壮着胆子往走廊护栏上一蹬,飞身扑向渔子霏。右手触碰到夹杂在那团不明物里的钢管。剧烈的肌肉撕痛感袭来,成果应声掉到一楼天井花坛上。

成果~,成果~

这场景很熟悉,成果想起高一体育课的时候,因为没朋友,独自一人在玩单杠,有一种玩法是双手反抓单杠,曲身把脚送进双臂与单杠形成的空框中,完成一个转体动作。

成果在第一次尝试就脱手,头部着地不省人事。醒来的时候眼前黄色朦胧一片,头顶前一直有人喊自己的名字。

这种感觉很梦幻,在落地之前的记忆都如梦境一般虚假。

成果~

成果回过神过,努力睁开眼睛。

其实他心里早有预感,刚刚那一跳其实是带着畏惧的,对未知生物的畏惧,因而没有用尽全力,导致现在的下场。

幸好花坛泥土松软,草皮众多,没有摔成重伤。

往楼顶回缩的不明物停了下来,又往天井花坛上蠕动想捉住成果。

成果看到被包在里面的渔子霏又回来了,细声说道:等等,我来了。

渔子霏惊恐的表情稍微缓了一些,你没事吧。

哈哈,没事。这么巧,你又回来啦。成果看着又折返回来的渔子霏打趣道。

不明物来到,成果任由它缠绕在自己身上,这种感觉就像是陷进水稻田里。

左手先被陷进去。在陷入过程中成果摸到一个弧形,表面凹凸的物件。在整只手摸到全样的时候,他作了一个大胆猜测。

鱼子,你没受伤吧,等会到了天台,做好落地的准备。

你有办法挣脱?渔子霏问。

成果眼神示意了一下。

渔子霏顺着他的目光看到被包裹的不仅仅是他们,还有一些杂物,其中包含冲锋枪等军用装备。

成果不知道这不明物经历过什么,世界又发生过什么,但此刻他确信自己摸到了一颗手榴弹。

常看影视剧的都知道,手榴弹要按住保险杆,拔出保险销,松手扔出手榴弹即可。

在快升到天台的时候,成果惊觉手里摸到的怎么和影视剧里的不一样---少了一个保险销。

砰~突如其来的一声爆炸。

成果和渔子霏掉落到地面。

由于事先通气,渔子霏以很稳当的姿势落地。落地后她见到成果又昏迷过去了,赶紧拖着他往天台门口处逃生。

成果感到脸上有股温暖,睁开眼睛看到渔子霏眼睛湿润正用手抚摸着自己的脸。头枕着渔子霏的大腿,很舒服,成果想合上眼睛睡一会。

渔子霏和杜莱优一样,模样出众。

要说为什么,根据成果的观察是鼻根这个位置带动整个鼻子,让整体模样看起来至少不会丑。

若是配合一双圆润双眸,再加上瓜子脸或鹅蛋脸,多少能迈向美女行列。

渔子霏脸颊比莱优有肉感,圆眼,双眼皮比莱优明显,眉毛尾端微微下垂,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成果虽然毕业后见过渔子霏并交谈过一段时间,但论在大学时的熟悉程度,虽然是一个班,但也没有过促膝长谈的情景,和杜莱优关系程度差不多。

在大一的下半学期,成果才和渔子霏说过第一句话。

当时的情景是成果在操场跑步,夜晚夜跑的人很多,成果跑着跑着忽然听到有人对自己说,你的腿不对。

成果借着夜色看向那人,还没看清,那人就跑到自己前面去了。

成果以为是缺氧听错,继续往前跑,没想到跑了半圈,那人又突然出现说:你腿要抬起来,脚尖先着地,不要拖着腿跑,像个丧尸一样。

成果一脸茫然看向那人,这回终于看清楚了,是自己班的渔子霏,刚要搭话,渔子霏就跑远了。

成果跑完三圈气喘吁吁地在凳子上坐了起来。

跑完步不要立刻坐,起来走走。

成果听到声音,笑了起来:没力气。

走,请我吃宵夜去。渔子霏说。

为什么我请客。成果不肯。

因为我今天矫正了你的跑步方式。渔子霏俏皮道。

这也算。成果想再逗逗她。

你是没空,还是约了莱优。渔子霏不爽道。

莱优?关莱优什么事?成果不解。

我和她同一个宿舍的,有次问她怎么那么晚,她说和你在一起散步。

从图书馆走回宿舍也算。成果无奈,再说下去不知道会被说成啥样,决定带渔子霏去吃宵夜堵住她的嘴。

之后虽然同个教室上课,参加同个班级活动,但也只有偶尔才会和渔子霏聊上几句。

成果对于之前大学时期的渔子霏都不怎么熟络,现在面对世界梦的这个渔子霏,更是增添陌生感。

可是渔子霏眼神中透露出来的感情却仿佛和自己认识了许久一样。

渔子霏用手轻轻拍打成果的脸,提醒他不要睡。

成果缓缓举起左手查看是否被炸断了,又动动自己的双脚看是否腰椎有骨折或腿骨折。检查后发现都没有。暗自庆幸后,又心里怒骂怎么会这样,难道不应该是英雄救美的故事吗,怎么如此狼狈不堪。

渔子霏扶起成果,正要走下楼时她跌倒了。

成果见状立刻拦腰抱住,仔细一看发现渔子霏左胸肋骨处有两道口子,长长的,正渗着血,估计是被什么划到了。

鱼子,鱼子。成果拍打着渔子霏的脸,又把头靠近胸口听有没有心跳,确定心跳呼吸还有,判断只是失血晕倒。

本想将衣服撕开作纱布用,撕了半天根本撕不开。没法,只能以公主抱的方式先下楼去。

公主抱如果女生一方手臂不从男方脖子上借力的话,抱起来是十分累人的。

成果忍着刚才右臂没抓住造成的撕裂疼痛,喘着粗气抱着渔子霏从楼梯下到一楼去。

渔子霏和杜莱优身高相似,不过身材要丰腴一些。

成果双手已经麻木,感觉不像是自己身上的,但还是坚持住了,一步一步往一楼去。因为他明白这种伤以现在的医疗水平不成问题,但全校只有两个班的人在,外面可能也没有任何人存在,那么时间将是决定一切的关键。

成果下到一楼,环顾四周,发现连个人影都没有。

呼~,呼~,呼~

成果,这边。

成果走到路面上,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声音很小,以为是疲劳状态下的错觉。再凝神一看,有人在马路右前方招手。

看到有人在,就像是看到马拉松比赛的终点,成果动力增添不少。来到车辆旁,看到杜莱优坐在驾驶位上,其他人还有同班的三人,李鸿明、覃达聪、吕美娟。

李鸿明放下车辆后备箱的挡板。

这是一辆老式国产皮卡车。几人合力将渔子霏抬上去。

成果也跳上皮卡车后备箱,立马就把衣服脱了下来按住渔子霏的伤口,并示意杜莱优开车去小塘医院。

成果他们的学校是在大学城里,共有六所学校。

大学城地处偏僻,平常学生们无聊会乘坐半小时车程的公交车去到路程来说最近的广场购物看电影,有时外联部拉赞助也会来这里。

不过大学城里只有成果他们的学校比较特殊,那就是学校紧挨着一个垃圾处理厂。说是挨着可能还不准确,应该用半包住形容。

学校里的其中一条校道就是垃圾处理厂侧门口对着的道路。不过垃圾车并不从学校里进。

垃圾处理厂设备先进,除了一年可能有个一两天空气里会混杂着怪味,倒也没其他事情。

听老师说建校当初有过争议,谁都说自己先来,后来都争不过,就变成这种共同发展的模式。

成果他们两个班由于专业原因,参观过几次这个垃圾处理厂,也有师兄师姐在这里实习工作。

小塘医院就是在这种环境下诞生的。

叫小塘医院应该是有自身原因的,不过学生们都只当作是建在一个小池塘旁边,所以才这样叫。

成果曾经去过一次小塘医院看感冒,并不远,一栋男生宿舍旁,能用学生医保卡,很方便。他在那里打了一个屁股针。

成果一行开车赶往小塘医院,在远离实验楼时才看清不明物的全貌。

七八只触手支撑着身体,像个异形一样。浑身都是没有血色,呈暗灰色的类似肌肉组合体的东西是本体,另加上一些杂物。

近地面那侧几千个煤气瓶垂吊在那里,像奶牛的腹部。咣当的声音就是煤气瓶互相碰撞发出的。对天那面,无数的汽车镶嵌在那里,有点像怀了孕的蟾蜍。

整个不明物有六层楼那么高,看不清哪个位置是头部。

众人愕然。

是外星人入侵了吗?吕美娟问道。

这更像是漂流教室,那怪兽是未来人。覃达聪回道。

漂流教室是什么?吕美娟好奇地问。

一部日本电视剧,和我们情况差不多。覃达聪说。

他们有两个老师陪着,我们没有啊。成果插话。

我们有会长啊。会长都顶一个老师了。吕美娟得意道。

会长现在都不知道在哪。覃达聪说。

最后见他是实验楼里,当时一群人正打算一起走。杜莱优说。

不会被那怪兽吃了吧。吕美娟讶异道。

成果手颤抖着捂住渔子霏伤口,问:其他人呢,莱优你不是去找人的吗?

你问覃达聪。杜莱优开着车回道。

我从三楼经过的时候看到楼梯那里满是血,走上去看人都死了。下到一楼碰到莱优在找人,就把看到的告诉她。覃达聪把作呕的胃液给生生咽了回去,接着说:后来那怪兽来了,莱优叫我上去通知你,她去搞辆车来。我经过天井的时候看到你被怪兽抓住,以为你死定了,所以就走了。

你被怪兽抓住的时候有没有看到会长。吕美娟问向成果。

成果没有回答,又问:没看到其他人吗?

没看到~刚说完这话的覃达聪瞪大眼睛指着后面,你们看,那怪兽是不是朝我们来了。

坐在皮卡车后备箱上的成果和李鸿明看得最清楚,那不明物慢条斯理地迈着步伐,像变色龙行走一样。

突然,那不明物加速。所有人都吓了一跳,以为之前那样就是它的正常速度,没想到还能加速。

不明物快速移动着,很快就追了上来,它前方的身体部位慢慢伸展出来,像个王八头一样,在最前段位置,裂开一道口子,越裂越大。突然,那口子张开,一道蓝色烈焰喷了出来。火势巨大,道路两旁绿化树瞬间焦黑。

覃达聪骂了一声:靠,这家伙还能喷火。

是煤气,它把煤气聚集起来点着。成果分析道。

杜莱优深踩油门加快速度,奈何校道减速带很多,每次经过都要减速。

在经过一个拐弯位时,那不明物竟径直撞向前方的旧实验楼。

旧实验楼是旧时建筑,红砖骑楼结构。外层没有瓷砖是砂浆批荡的,总四楼层。

不明物撞上后,楼体靠近马路一侧被撞坍塌,整体三分之一受损,扬起了漫天灰尘。不明物也减速了。

这怪兽看来智商不高,还不带转弯的。吕美娟吐槽道。

成果吓得满额大汗,心里说道,这撞击危力也太强了,千万不要再追来。

一行人急匆匆地来到小塘医院,随后合力把渔子霏抬进医院里。

放这里。成果急道,并再一次检查渔子霏的心跳和呼吸。发现还算正常,就在医院里搜刮能用的,眼明手快地看到一件衬衫挂在墙上,穿了起来。

到了这里也没用啊,医生和护士都不见了。吕美娟说。

要不我们开车去校外,或许只是我们学校里没人。他们都避难去了呢。覃达聪说。

避难怎么不叫我们。我看都被那怪兽吃了。吕美娟说。

小塘医院设备还算齐全,医用缝合线、医用缝合针、手术刀、镊子、消毒液、手套、无菌布等都有。

吕美娟看到成果拿来这些东西,你不会是想自己动手吧。你会吗,弄不好要死人的。

成果没有理会,全身心都疲惫的他只想着做一件事情。

吕美娟似乎还想不依不饶,喂喂喂,你能听到我说话吗,这些东西你什么时候学过。莱优,你快说说他

杜莱优也没有理会她。

渔子霏和杜莱优是舍友,在读大学以前,很久的时候,两人曾经见过。

当初作为新生入学的时候杜莱优一下子就认出渔子霏。

平常渔子霏独来独往,常去跑步,而杜莱优则经常去行政楼、图书馆。两人虽是舍友,却也没怎么深入交流过,不过心灵上倒也不怎么陌生。

现在,渔子霏受伤,杜莱优和成果一样的着急。

成果示意李鸿明和覃达聪两个男的出去观察不明物走向。两人出去后,他把渔子霏衣服剪开至胸下,微微露出黑色的胸罩。

看到这幕的吕美娟带着责骂的语气说:你一个男的,鱼子都被你看光了,你到底会不会,别不懂装懂,你看你,手都发抖了。

成果的手发抖是因为抱渔子霏下楼时用尽力气,所以一直在抖动。他依旧没有理会吕美娟的话。

成果心想,看光倒不会。某种程度上自己还算是个正人君子,不会乘人之危。倒是被渔子霏那若隐若现的腹肌所吸引到。

杜莱优找来了生理盐水和针管,熟练地把针扎进渔子霏手背里,调起了点滴。

成果真的不敢想象杜莱优在7年多时间里究竟经历过什么。

破伤风找来。他对杜莱优说,随即把消毒水都倒在渔子霏伤口处。

渔子霏疼得醒来。她看了看成果,伸手想抓什么。

成果抓住她的手说:没事的,很快就好,你忍忍。

渔子霏点了点头,嗯。

吕美娟在一旁想说什么,又忍住了。

成果之前看过医疗纪录片,知道麻醉药不能随便打,没法,只能硬着头皮。

他先把无菌布剪出空隙来,把两处伤口露出。再用纱布层层堵住其中一个伤口。带好手套后,他用镊子夹着针扎进没纱布盖住的那处伤口。

这种针扎的感觉成果尝试过。他在小学的时候,顽皮,额头曾经缝过四针,不过那是在麻醉下进行的。

针穿过头皮的感觉至今依然记得。

当时那医生还退过几针,觉得位置不对退针重新扎进去,针划过的感觉和线丝丝滑动的拉扯感实在是不能忘怀。

幸好渔子霏只是伤到皮肉,没有划破腹膜。

成果手发抖着,毕竟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还是活生生的人,但是看到渔子霏脸色惨白,知道心慈手软、害怕结果是无济于事的。

之前听过这么一句话,急救的时候,身边唯一的办法就是最好的办法。

于是成果深呼吸几口气,加快了速度。

要说成果为什么这么熟悉流程和操作是因为他在家无所事事的那段时间看医疗剧,觉得医生太帅了,就把缝衣服的针用火烧弯,对着废弃的单车内胎练习,还练习过几种不同的缝合方法。不过那时没有镊子,是直接上手的。

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渔子霏只感到皮肉被拉扯的感觉,疼痛倒没有。

你行不行的,别留疤了。吕美娟每看到针扎进去的时候,都咿呀一次,闭着眼不敢看。

总有的人只会提意见,却不见他为此做过什么。

社会上诸如此类的人太多太多,只会对别人指手画脚,这样不对那样不对,出谋献策,扮演智者的角色却没智者的能力。

成果早早就知道有这样人的存在,所以从不理会,就如之前所说的和别人争吵大多是无用的,只会浪费时间。

成果飞快地缝合伤口,越是被人嘲讽越是动力十足。

你慢点,哎,你慢点。吕美娟不耐烦地说道。

杜莱优找来破伤风问:要我做什么?

成果叫她把能带上的医疗物资都装进挂在墙壁上的那个双肩包里。

缝合第二道口子的时候渔子霏痛苦地呻吟起来。

吕美娟什么也没做,只是在旁边指指点点。

成果的手已经彻底麻掉,越是紧张越是用力握东西,不一会就完全感觉不到手指的存在。

吕美娟其实内心慌乱得不行,看到成果和杜莱优两人似乎淡定沉着的样子,心里为自己的弱小无能感到自卑,虽然很想夸赞两人,但是说出口的话总是和自己的想法相违背。

成果停了下来,活动活动手指,用纱布擦拭渗出的血。

没关系的,你继续,我能忍住。渔子霏对一脸疲相的成果说。她明白成果也不好受,连续两次重重地摔在地上,自己什么都没做,还成为了别人的负累。

六块腹肌,深藏不露啊。成果想通过说话分散渔子霏的注意力。

很少见女生有腹肌吧。

是啊,挺性感的。成果说。

所以你经常见女生的肚皮?漁子霏带着质疑的眼神问到。

成果一听,发现自己掉坑里了,连忙解释:没有没有,只见过你的。

恶不恶心。吕美娟不屑地嘟囔。

吕美娟平常就是这么毒舌,为此当有人不满说她的时候,她总是回一句:我说话心直口快,不好意思。

成果对于这位平齐刘海,个子不高,脸型微胖的同班女同学,是深明她这一点的所以不大会生气。

就在这时,外面李鸿明往里大声呼喊:动作快点,那怪物正往这边来。

成果没法,任渔子霏怎么呻吟哀嚎也只能一针一针地扎下去。

杜莱优把物品都收集好后过来帮忙按住渔子霏的双肩不让她动弹。

别动,别动,动了伤口就不好看咯。成果尽量以轻松的语气说话。

外面不明物的厉害自然不用说。要是在缝好伤口前来到医院,就会出现一连串苦情戏。谁叫谁先走但其实又不想被人抛下。谁又说我留下但其实内心又想离开。这种试探人类底线的场面没人会想见识。

成果这么一想,着急起来,转身骑在渔子霏胯上,防止她带动双脚动来动去。

快点,还没好吗。吕美娟焦急道。

成果顾不得那么多,手里的速度越来越快,旁边一切事物仿佛都停止,只听到自己的呼吸声。

打完结,成果喊道:好了,莱优,把破伤风打上。

包扎好渔子霏后,成果把椅子上放着的白大褂盖在渔子霏身上,背上装有医疗物资的背包,又叫吕美娟拿着吊瓶,用尽全力抱起渔子霏一并往外走。

杜莱优把车点着,其他人则帮忙抬渔子霏上车。

成果一上车立刻瘫坐在车后备箱上。看着慢慢爬行而来的不明物,心里想着来就来吧。

疲惫感彻底摧毁成果的逃生意志。

此刻,远方一颗带着火光的返回舱正划破这泛蓝的天空,咆哮着直冲地面。它迫不及待,渴望与这阔别了七十多年的大地再次相拥直至长眠。

未知的前路还将会给予怎样的考验。

  • 不成才的我 截图1
  • 不成才的我 截图2
  • 不成才的我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书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