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古小说免费阅读-白玦上古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仙侠小说 > 上古

上古

上古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星零

时间:2020-03-27 15:27

评语:三界八荒里唯一的上神。

白玦上古的小说叫《上古》,这里提供上古阅读。白玦上古讲述:这个时代,万年前的神几乎都不复存在了,唯一留下的四位上神,都很得人尊重,但是这里面却就有一个不算是正神,可她的身份就摆在那儿啊,除了那三位老神仙,其他人见到她还是要规规矩矩的叫一声上神。

精彩节选:

听见后池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笑声,清穆扬了扬眉,隐在黑袍下的面容显出几分微不可见的据傲来:“这有何难,直接打进去便是。”

后池轻咦了一声,扒开黑袍,圆溜溜的眼睛一眨一眨的,盯着清穆脆声道:“我倒是巴不得你能这么一路打进去,不过……你不是说要隐藏行迹的?”

揉了揉后池乌黑的软发,入手有种毛茸茸触感,很是舒适,清穆嘴角不由得挂了一丝和暖的笑意:“妖界前百名的席位可不是一成不变的,每日都会有下两重的妖君突破原有极限,想升至第三重天来,一旦跨越了这一重天,在妖界的地位也会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权势利诱之下,闯第三重天的妖君不胜枚举。所以妖皇规定第三重天的入口处每日必须有两位前百名的妖君轮流驻守,凡是打败了前百名的强者,挑战之人就能代替被他打败的妖君,拥有在第三重天修炼的资格。”

“哦,原来如此。”后池点了点头,重新把头缩回了黑袍里,抱着清穆的小手紧了紧,催促道:“那快走吧,等打败了那两个守门的妖君,咱们就可以进第三重天了。”

清穆看着缩得比兔子还快的小脑袋,掂了掂怀里的后池,不由得苦笑:“怎么,你打算就让我这么去挑战?”

“别装了,在瞭望山里你能来去自如,我看连凤染都远远不是你的对手,对付两个守门的妖君而已,又有何难?”

低低的挖苦声从怀里传来,缩在黑袍里的小身子还不停的扭动着似乎努力在寻找一个舒服的位置坐好,清穆面色僵了僵,轻轻拍了拍里面,叹了口气,认命的道:“知道了。”

“不过,后池,你确定你不是懒得下地走动才会赖在我身上的?”突然想起后池在凤染所驾之云上那副能躺着绝对不坐着的样子,念及数月来她的一双脚几乎就没有沾过妖界的地面,清穆狠狠的抽了抽嘴角,陡然停下身问道。

“当然不是,你也知道我的一身仙力连普通的妖族都能发现,若是离了你,肯定不行。”

黑袍中猛地响起双手摆动的气流声,听见里面无比诚恳的清脆童音,清穆脚步顿了顿,脸上挂起几分无奈之色,抬步朝不远处的第三重天入口处走去。

谁能告诉他,这个把他当骡子使的小娃娃就是那个在三界闻名万年的后池上神?

没有道义正气,不见仙人傲骨,专会撒泼赖皮、狐假虎威……最重要的是——为老不尊!

狠狠的将最后四个字压下唇边,清穆长长的吐了口气,把怀里不安分扭动的后池使劲揉了揉,停在了杀气腾腾的入口处。

妖界分三重天,每一重天的进入之处都是戒备森严,而这里泛着妖异紫光的生死门前就更是如此。在无数次的仙、妖两族大战中,仙族尽管曾因略占上风而攻入过妖界,但却始终未曾真正打入过第三重天。

相传紫月出现于妖界之日,第三重天的结界自动幻化而成,整个第三重天自此浑圆一片,除了那高耸入云的生死门,并无任何入口可进入,当年就连拥有上君巅峰实力的东华也未能强行闯入过。

深紫的火焰自高耸云端的生死门上缓缓燃烧,蔓延成大片绚烂幽深的焰云,森红的焰心不停的吐着火舌,瑰丽的紫光闪烁其中,让泛着神秘气息的生死门雍容而华贵。

生死门百米之处都可感觉到那股灼热到焚烧灵魂的气息,守卫在一旁的人身牛首的妖族战士个个面泛红潮,精光毕露,一看便知实力不凡。

虽然比不上南天门的雄浑大气,但这护卫妖界安危的生死门却也不负那震慑三界的妖异之名。

“来者何人?”嗡嗡的声音自那牛头中传出,颇为雄浑威严。

感受到那股灼热的气息,清穆眼底缓缓划过一丝赞叹,掩在黑袍下的面容却是未有一丝改变。

“闯关者。”

年轻的声音让守卫的将士一愣,牛头侍卫不由得哼了几声,这年头,找死的人怎么这么多?

见此情景,黑袍之下也传来一声冷哼,肃穆的煞气自黑袍人身上传出,一股不输于守关将士的浑厚灵力自那人周围缓缓蔓延,片刻之间,百米之内尽被这股气息笼罩,生死门外妖异的焰火都因为这浑厚的灵力而黯淡了下来,牛头侍卫见状皆是大惊,握着长戟的手缓缓颤抖,互相对看了一眼,强自稳下了心神。

千万年来,还没有人敢在妖界第三重天如此嚣张,竟然敢强行压制代表着妖界的生死门。

妖界何时出了如此了得的妖君?

不过今日守关的乃是妖界享誉万年的黑煞、红煞两位妖君,这二人擅长联手克敌,出手一向狠厉,恐怕这年轻人这次讨不了好了。

这些将士在第三重天守了千余载,眼力自是不凡,感觉到清穆散发的强大灵力,不由得为他叹起命苦来。但相对的,他们也有些高兴,虽然认为清穆必败,但能观得两方过招也是件不错的事,要知道,能观看高手过招也是会受益匪浅的。

“大人请稍后,我们这就去请……”整排的侍卫中,一个个子最大的牛头侍卫连忙躬身行了一礼,边说着边往生死门内走,以清穆刚才展现的实力,已经足以让他尊称一声‘大人’了。

“不用了,何方小辈,竟敢擅闯生死门,活腻了不成?”嘶哑的声音自门内传出,一个身穿血红长袍和墨黑长袍的老者自门内走了出来,浓厚的血腥气一瞬间将清穆刚刚散发的灵力完全遮盖。

每日守关的妖君虽是随意而定,但红煞、黑煞二人享誉已久,早已有妖君巅峰的实力,且喜欢联手御敌,曾让一些闯关的妖君叫苦不迭,近年来闯关者大多避开了二人所在的日子,是以估摸算起来竟已有数千年没有妖君敢在两人守关之时来闯第三重天了。

“我已经说过了,我是闯关者,你们年纪大了,老眼昏花,难道耳朵也有问题了不成?”

冷淡的声音自黑袍下传来,让周围的众人一愣,这小子,还真是活腻了不成?

阴鹫的老眼盯着不远处身形未动的黑袍人,红袍老者‘桀桀’的怪笑了一声:“小娃娃,听你的声音,年纪不大,口气倒是不小,哼,也不怕风大闪了舌头。”

黑袍下一阵细碎的晃动,清穆正准备开口,感觉到衣袖被拉了拉,微微低下头,托着后池的手紧了紧:“怎么了?”

“我不喜欢他们身上的气味,快点过去。”细小的声音自里面传来,清穆朝不远处的二人看了看,见两人满身的血腥气,也皱了皱眉,安抚的在后池背上拍了拍:“等一等,马上就好。”

听见黑袍下细微的对话声,不远处的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对峙了这么久,他们竟然不知道这黑袍下居然还有一人,而且听声音还是个小孩子……

黑煞、红煞两位妖君听见二人对话,脸上的怒意顿时满溢,这小子居然敢如此无视他们,朝黑袍中望了望,两人对视一眼,眼中升起了一抹凝重,能将气息隔绝得如此之好,也勉强够格当他们的对手,念及此,黑煞朝不远处的清穆喝道:“小子,妖界可没有那些什么鬼规矩,虽说你只要打赢了一人便可以进去,但我二人习惯了联手对敌,你可要小心了。”

听黑煞言下之意竟是要以二对一,不少将士皆是叹了口气,目露怜悯的看向不远处笼罩在黑袍中的青年。

“真是啰嗦,以多欺少而已,说得这么冠冕堂皇,我还以为妖界中人会少些弯弯绕绕的心思,原来也是如此。”

黑袍人一边说着一边朝生死门边行来,淡淡的声音里满是嘲讽。

这份倨傲和淡漠也让众人下意识的忽视了他话里的含义。

“你……”

黑煞、红煞皆是面色一滞,顿时目露凶光,两段深绿的长鞭突然出现在二人手中。

“找死!”

喝声传来,长鞭如有灵性般卷着凶猛的妖力自空中交错挥出,连成紧密的大网朝清穆扫去,大网之上绿色的妖光不停闪烁,泛着阴冷的色泽,众人大惊,想不到这两位妖君竟如此记仇,一出手便是死招,光看气势,这些妖光一旦沾染上势必性命难保。

长鞭交错声‘噗嗤’响起,看到闪也未闪便径直朝绿光走去的青年,周围众人不免吸了一口冷气,如此不闪不避,这年轻人也太托大了,就算是大皇子也未必接的下这二人联手的一击。

不过几秒时间,那泛着绿光的大网已近到黑袍人身前,轰的一声响,剧烈的爆炸声传来,漫天的绿烟将百米处笼罩。

长鞭自手上飞出,黑煞、红煞两君猛地一颤,齐齐退了一步,面露惊恐的看着绿烟中那模糊的身影,双手不停的颤抖,一口鲜血自二人嘴边逸了出来。

两人对看了一眼,神情大震,这人竟是直接将他们的功力化去,至少千年之内,他们绝无恢复功力的可能!

妖界何时有了如此了得的人物?

众人观此情形亦是大惊,但谁也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何事,只得愣愣的站在原地。片息之后,待到绿烟散去,守关的将士看到绿烟中的光景,不由得瞪大了眼,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

爆炸的中心处四周的土地断裂出一丈来开的大坑,细小的绿光在里面闪烁,发出哀鸣的声音,一只白皙的手印着黑色的袍服散发出浓烈的能量气息,站在大坑之外的黑袍人单手托着一团绿色的能量拿在手中慢慢把玩。

谁都想不到,眼前的这个年轻人竟然能这般轻松的接住拥有妖君巅峰实力的二人联手的绝命一击,这种实力,简直太恐怖了,妖界之中,除了妖皇,根本无人会有这等手段。

想到此,看见站在坑边的青年轻松的将手中的绿色能量团朝天空中抛了抛,众人额边惊出了一声冷汗,不由得在心底狂喊——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得了这种力量的!

“真是无趣。”清穆淡淡的哼了一声,在众人惊异的眼神中用力一捏,手中的那团绿光立刻化为了飞烟。

“真是喜欢显摆。”细微的讽刺声自黑袍里传来,但却带着一丝连自己都未察觉的赞叹。

一招战胜两位妖君,就算是凤染也远远做不到!清穆的实力,果然不像她,是货真价实的强,想到此,后池本就低垂的小脑袋更是耸拉了下来。

清穆低头朝里面瞥了瞥,扬了扬嘴角,隐在帽檐中的眉微微上挑,嘴角挂起一丝笑意,抬步朝生死门走去。

见他走来,不仅是守卫的牛头侍卫,就连原本嚣张霸道的红煞、黑煞二位妖君也齐齐的朝后退了一步,做完这个动作后两人才感到有些许的尴尬,对看了一眼,但到底没敢再靠近生死门边缘。

“千年之内,不要出现在三界之中,否则……”清穆望着二人缓缓开口,话未说完便转身朝生死门内走去。

红煞、黑煞二人齐整整的打了个冷颤,恭敬的应了一声又退后了一步。

妖界之中强者为尊,相比于他二人刚才的杀招,清穆的警告并不算过分。

“这位大人,此乃在第三重天中行走的证明,还请保管好。”见清穆靠近,牛头侍卫长急忙恭敬的将一块纯紫的玉佩递到清穆身前。

清穆随手就准备接下,突然听到黑袍中急促的声音:“不要接,我不喜欢这股气息!”

清穆一愣,听见后池说出和刚才同样的话,转身朝红煞、黑煞两位腰间看了一眼,见两人身上同样别着这块绿佩,方才明白后池讨厌的原来不是二人身上的血腥气,而是这块质地相同的紫色绿佩。

他朝一旁的牛头侍卫摆了摆手,淡淡道:“拿走,我不需要。”

牛头侍卫顿了顿,正欲开口,陡然感觉到一股森寒的煞气自黑袍中涌出,不由得面色大变,急忙将绿佩收了回去,躬身道:“即是如此,我会专门向妖皇陛下禀告,大人在第三重天可以畅行无阻。”

实力如此可怖,就算是妖皇陛下恐怕也只会招揽,而不会得罪。

由始至终,因为清穆灵力中的那股煞气,没有一人怀疑过他的来历。毕竟仙君修炼的仙力极少会是这样的气息,估摸算起来,三界之中满打满算也只有两个人有此际遇,一个是数万年未出清池宫的凤染,一个就是站在这里的清穆了。

“恩。”冷淡的回应了一声,清穆抬脚朝生死门里走去,走了两步,在众人胆颤心惊的眼神中又停在了生死门的门槛之下。

第三重天内,生死门数米之处,错综夹杂的石林之中,擎天的石柱伫立其中,两排漆黑的大字书于其上,远远望去,幽冷的气息上竟带着远古的厚重苍凉。

“生死门,生死由命,乾坤在天。”

背对着众人,清穆缓缓念了一声,盯着那漆黑的刻字,一瞬间竟有些微微的晃神,陡然之间,他幻化的漆黑眼眸中突然燃起了灿金的火焰,直逼天际的威压缓缓自他身上涌出,蔓延至生死门前,一瞬间席卷了千里之处,在这股雄浑恐怖的气势下,生死门上那燃烧了数万年之久的紫色火焰竟然完全熄灭,守卫的将士也是陡然间就朝着那袭黑袍跪了下来,就连那两个妖君也不例外。

整个生死门内外陷入了一阵诡异的安静中,就连清穆也恍若失去了知觉一般静静的眺望着那沉黑幽深的墨字。

一声清脆的咳嗽声突然响起,清穆猛地一惊,低下头看见后池担忧复杂的眼神,缓缓吐出一口长气,眼中暗金的火焰缓缓熄灭,他苦笑的摸了摸后池的头,转身看向身后诡异跪着的众人,长袍一甩,暗金的能量缓缓在众人身上拂过,身形一动,消失在了生死门前。

片息之后,那已然熄灭的紫光缓缓复苏,但那震慑人心的神秘气息却在一瞬间为第三重天所有强者所知,包括——千年未出重紫殿的妖皇。

  • 上古 截图1
  • 上古 截图2
  • 上古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书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