镜双城小说免费阅读-那笙苏摩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镜双城

镜双城

镜双城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沧月

时间:2020-03-27 16:09

评语:寻找梦想家园——云荒。

那笙苏摩的小说叫《镜双城》,这里提供镜双城阅读。那笙苏摩讲述:云荒是一个世人口中和心中的世外桃源,苗族少女那笙的家族已经被毁了,只有她一人逃了出来,她想起来了那时候苗族阿嬷告诉过自己,有一个地方叫云荒,那个地方是多么多么的美好。

精彩节选:

“哎呀!”刚刚醒来的那笙看着底下十丈高的冰柱脱口惊呼,身子一颤,一个鲤鱼打挺便要坐起来。然而冰上光滑无比,她刚一挪动身体便失去了平衡,从高高的冰柱顶端直栽下去。

她尖叫着,然而刚要翻身落下的时候,“啪”的一声,却被提住脚踝倒着拉了上来。

这是哪里?苗人少女脑中只记起最后滔天雪浪将自己淹没的一刹那,不由得紧紧抓住身侧某物,让身体在这高高的冰柱上保持平衡。

小心地低头看下去,脚下是一场大风暴过后面目全非的雪山,而她居然逃出了那一场惊天动地的雪崩,稳稳坐在一根十丈高的冰柱的顶端——那样的高度,让她看下去只觉得头晕目眩。

“是慕士塔格雪山半坡。”忽然,有个声音回答。

“谁?”震惊于自己未曾开口的想法居然被人知道,那笙蓦然回首四顾。然而空荡荡的雪山上空茫一片,天空是灰暗的,连那些四处游弋的僵尸都不见了。她坐在高高的冰柱上,更加紧张起来,“是谁?是谁在说话?”

“是我。”忽然有人回答,还拍了拍她的手,算是招呼。

那笙下意识地低下头去,就看到自己手里竟然紧紧拉着一只断臂,摇摇欲坠地坐在冰柱顶上。

“呀——”她火烧一般放开了手,猛然踉跄着后退。

“小心!”那个声音疾呼。然而已经来不及了,那笙不顾一切地退开,身子一歪,立刻从方圆不过三尺的冰柱顶上再次一头栽了下去!

风呼啸着从耳畔掠过,她在坠落的刹那间才惊觉自己在接近死亡。地上尖厉的冰凌如同利剑般迎面刺来,生的本能让她脱口惊呼:“救——命!”

“啪!”她忽然觉得脚踝上一紧,身体下落的速度忽然在瞬间减低,然后一只手伸了过来,抱住她的腰,将她轻轻放到了雪地上。

生死一线。

那笙的脚终于踩上了大地,悬在半空的心也落了地。然而才低下头,看到自己右手上那枚戒指,再看到揽在自己腰间的断手,她再度烫着一般地跳了起来,一边跳着尖叫,一边用力去掰开那只断手:“放开!放开!放开我!”

“放开就放开。”那个声音漫不经心地说了一句,然后手松开,断臂跌落在雪地上,以指为步,懒洋洋地“走”到了一边。

毕竟已经是二度看到这样诡异的景象,苗人少女终于也稍微镇静了下来,远远退到一边,看着雪地上活动的断手,小心地问:“你……你救了我?”

“当然。”声音是直接传入她心底的,那只手在雪地上立了起来,遥点着她,随着声音变出各种手势,“救了两次——看来走过天阙之前还要救你好几次。不过你不用谢我,因为你答应过要付出代价的。”

“你……你到底是什么东西啊?”那笙张口结舌地看着那只断手,心底寒气一层层冒起——这只手究竟算什么?妖魔?仙鬼?神佛——似乎哪一样都不是。

“是因为我拿了你的戒指,你才阴魂不散地缠着我吗?”她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撸下右手的戒指,“还给你!我还给你好了!”

然而,无论她如何用力,那枚银白色的戒指仿佛生了根一般套在她右手中指上,怎么也摘不下来,越是用力,居然勒得越紧。

“别白费力了。”看到她如此急切地跳着脚想摘下戒指,那个声音笑了,“再用力点,你的手指就要被勒断了。”

然而一言提醒了苗人少女,那笙想也不想,左手拿起苗刀就是一刀斩了下去!

“呃?”看到如此决绝的举动,那个声音第一次表示出了惊讶,“厉害!”

刀未曾接触到手指,那枚戒指陡然闪出了耀眼的光芒——光芒中,仿佛遇到雷击一般,那笙手里的刀铮然断为两截,直飞出去!

那笙发出了一声惨叫,捂着手臂跌倒。她左臂本来就已经折断,这一下用力更是痛入骨髓,瞬间就拿不住刀了。

“哎,你手臂上的骨头断了。”那只断手遥点她的左臂,说,“别使力,得先绑扎起来。”

“别过来!”看到雪地上“走”过来的手,那笙惊惧交加地退了一步,“你……你别过来!”

那只手迟疑了一下,忽然笑起来了,“看你吓成那样……真可悲啊,我看起来有那么可怕吗?又不会吃了你。”

那是,这只是一只手,又没有带上嘴,自然是没办法吃人的。可是那笙看着雪地上那只苍白修长的手,感觉到那种难以形容的压迫感依然排山倒海般涌来,不由得瑟缩了一下,脱口道:“很可怕!我,我从来没有感到过这样可怕的压力!你,你……不管你是什么,离我远点!”

“真是无情啊……怎么说我都是你的救命恩人吧?”那个声音有点无奈地笑了,然而那只手却对她翘起了拇指,“不过,很厉害——你居然能感觉到我已经隐藏掉的力量,不愧是能戴上这枚戒指的通灵者。被冰封在慕士塔格雪山这么多年来,这个机缘也算被我等到了。不过……碰上的怎么是这么麻烦的小丫头?”

“我不要了!还给你!你,你别跟着我了。”气急之下,那笙用力甩着自己的手,想脱下那枚戒指,“你拿回去,拿回去!”

“啧啧,哪有这样说话不算话的……这戒指一戴上去,除非我自己愿意,不然它怎么都不会脱落的。”看到她气急交加的神色,那个声音反而讥讽地笑了,“其实,你何必这样怕呢?我不会害你,而你如果没有我,大约连这慕士塔格峰都下不去,白白成了僵尸的饱餐。”

听到这里,那笙蓦然打了一个寒战。想到那些此刻暂时消失的僵尸很可能就在雪下,她忽然之间就不敢在雪地上坐,一下子跳了起来。环顾着白茫茫的四野,她心里的恐惧越发浓了。

“你只要带着我过了天阙,到泽之国,我们的契约就结束了。”大约看出了她的动摇,心里那个声音继续循循善诱,“你看,很容易的事情啊!我可以护着你平安去往云荒,而你只要带我上路就可以了——我又不重是不是?不像你那样,沉得死猪般拖都拖不动。”

“你!”毕竟是姑娘家,那笙气得跳了起来,然而想起方才的确是对方将自己拉出险境,连救了自己几次命,忽然心里就是一阵理亏,说不出话来。

“算了,不强人所难。”看到她沉吟不语,那个声音似乎终于气馁了,“就算没你,我最多多花点时间‘走’到云荒去,你就留在这里喂僵尸吧。”

那只手从雪地上竖起,凌空勾了勾手指。声音未落,那笙忽然觉得右手中指上的指环忽然一松,铮然落入雪地。

“好了,你现在自由了。”那只断手冷冷扔下了一句话,扭身离开。

“喂!喂!回来!”看到那只手忽然间向相反方向走去,甩下她一个人在雪地,苗人少女心底觉得一阵孤独无助的恐惧,终于忍不住大叫起来,“那只手!你给我回来!”

然而那只手走得越发快了,五根手指迅速地交替着在雪地上移动着,很快消失在冰凌中——那种无所不在、压得人喘不过气来的诡异气息终于散去,那笙却蓦然感觉到了另外一种肃杀的危险,在空白一片的雪原里抱着肩瑟瑟发抖。

她听到了风里传来的模糊的吼声,影影绰绰,是那些僵尸在往这边聚集。她孤身一人留在这里,只怕走不了几步就会被吃掉吧?

“喂,回来!我答应你!”生怕这只神秘的手会如同苏摩一般扔下她彻底消失,那笙慌忙摸索着捡起了戒指,重新戴上,高高举起,对四野大呼,“喏,你看,我把它戴上了!你……你别扔下我!”

然而,声音消散在风里,没有听到那只手回答。

那笙不死心,再度唤了一遍,耳边却还是呼啸的风声。她站在雪地上,恐惧感让她不敢擅动一步——不知是不是幻觉,她觉得脚底下的雪又动了一下,仿佛有什么破冰而出,瞬间抓住了她!

“呀!”那笙只道蛰伏的僵尸又要再度出没,吓得大叫起来,拔脚就跑。然而等不及她跳开,那只苍白的手已经从雪下探出,瞬间抓住了她的足踝。她一个踉跄,又一个嘴啃泥跌倒在雪地上。

“哈哈哈哈……”忽然间,那个声音重新响起来了,得意万分。

那笙趴在雪地上,惊魂方定,定睛看去,发现抓住她的赫然便是那只会走路说话的怪物。

“你!”她长长嘘了口气,一脚踢掉那只手,挣扎地从雪地爬起,“滚开!”

“好,以后就要拜托姑娘你的照顾了。”那得意到嚣张的声音终于收敛了,同时一只手伸过来,拉住那笙的手,将她从雪地上拉起,“劳驾,请送我去云荒——而且谨记务必不使任何人发觉。”

“好了好了!我答应你——”那笙没好气地回答,一边站起,想甩开那只握着她手腕的苍白的断手。然而话音未落,她不耐烦的语气忽然冻结了——抬首之间,看到面前雪地上拉着她站起的,竟然是一位英俊年轻的男子。

眉飞入鬓,高冠广袖,丰神俊美。嘴角上笑谑的神色还未收敛,站在雪地上,看起来如同太阳般光芒四射。

“啊?”那笙目瞪口呆,看着眼前这个如神话中降临一般的男子说,“你,你难道就是……”

然而,只是一刹那的失神,眼前的人陡然凭空消失,抓着她的依然是那只齐肩而断的苍白的手,外表可怖。

“凝结一个幻象给你看一下。”心底那个声音响起来了,大笑,“记着我英俊潇洒的样子吧!这样以后你就不用看到我的右手就被吓住了——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呃……”那笙还没有从方才惊鸿一瞥的惊艳中回过神来,讷讷说不出话来。

“算了,我读过你的心,知道你叫那笙——只不过按礼节才问你一声。”那只手懒得再等,一拉她,“天色不早,快些下山吧。天黑了的话就糟了。”

因为有那只手的指引,下山的路变得出奇的平顺容易。那笙轻轻松松地踩着雪沿着山势滑下来,一边对趴在她肩上的那只手提了一连串问题:

“你是不是人?还是云荒上面的神仙?或者是妖怪?

“你怎么会跑到那个地方去的?你是不是已经死了?

“你死得很惨吗?居然只剩下一只手,还好像是被活生生撕扯下来一样!

“好奇怪……你能听懂我说话,我也能听懂你说话!云荒上面也说和中州一样的话吗?为什么我不用学就能听懂?

“云荒上面都是像你这样的神仙吗——哎呀,我忘了云荒和中州大陆完全不一样!你们没有什么生和死的问题吧?你们吃不吃东西?我听人说你们那里也有国家的耶!那么,你们也有父母兄妹吗?

“对了,想起来你们是不可以用常理来衡量的——难道说……你这样的状态,才是平日正常的样子?你们是不是生下来就四分五裂的,只有很少时候才四肢完整地凑到一起?对不对?

“呃……什么?你说你们也是和我一样有两只手两只脚,太奇怪了——我还以为云荒上面的人长得都和中州人完全不一样呢!如果你长着八只脚,我才觉得比较正常……”

显然,见到了那只断手的真身以后,那笙完全没有了对异类的恐惧感,她好奇地不停发问。那个声音哀叹了一声,到后来已经连回答的力气都没了。在她问到第九十八个问题的时候,那只手终于忍不住伸了过来,一把堵住她的嘴,低呵:“拜托你消停一下行不?快些走,天就要黑了!”

“天黑了……呃,天黑了又怎么样?”那笙用力挣脱那只手,继续问。

“我的力量到天黑了就会削弱!”那只手冷厉地回答,忽然用力打了一下她的屁股,“到时候我不但没能力保护你,可能连和你通话的力量都没了——还不快走!”

“什么?”那笙一惊,终于截住了话头,努力向山下跋涉。齐膝的雪阻碍了她的脚步,她走得踉跄,几度跌倒。

“唉,你好像没什么能耐。”又一次倒在雪里,跌了个四仰八叉的那笙死死压住了那只手。看到她狼狈的样子,断手无奈地叹了口气:“碰上你算我倒霉。”

“你能耐大,为什么不自己飞过天阙去?”挣扎了几下起不来,那笙也恼了,“人家走得辛苦,又冷又饿,你倒在这里说风凉话!”

“好了好了,起来吧。”那只手见她恼了,倒也好声好气起来,从她背后挣出来,拉她起身,“我不能随便用我的力量——越少用越好,不然很容易被那些冰夷抓出蛛丝马迹。”

“冰夷?”那笙伸手抓住那只手,站起身来,又听到了一个新称呼,那是她在苏摩那里没有听说过的,忍不住好奇道,“就是把你弄成这副模样的那些家伙?”

“走吧。”仿佛不愿多说,那只手拉着她往山下继续赶路。

天黑之前,那笙终于到了山下。

一路上空气渐渐温暖起来,到了雪线以下已经看到了稀疏的植物——那些灌木的样子,都是在中州大地上不曾见过的。

住在澜沧江边上的那笙也算是对于草木了解甚多,然而此刻一路看过去,却是一种也不认识。她摸着一株两尺高的挂满红果的灌木发呆,肚子里已经传出了咕噜声——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

“不可以吃。”看到她的手伸向那片诱人的红果,那只手一下子拉住了她,“会死。”

那笙皱了皱眉,拉起了另外一棵贴着地面的紫色地苔:“这个?”

“快松手,碰了会手脚溃烂的。”那只手连忙拔起了地苔,远远扔开,“这里的东西不要随便碰——底下都是僵尸,土里长出的东西哪能吃?”

然而肚子饿得要命,那笙趴在地上找着,忽然眼睛一亮:“萝卜——这个总可以了吧?”她的动作快如脱兔,那只手还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她就扑过去一把揪住翠绿的叶子,迅速“噗”的一声拔起了泥土下的块茎。

“呃?”看到地下块茎的样子,那笙目瞪口呆——居然……居然是金色的萝卜?居然还是人形的,宛如胖胖的婴儿。

这……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人……人参?”揪着嫩叶,提在眼前看了半晌,她讷讷脱口,“好大一棵啊。”

“哈!”心里那个声音笑了一声,却不说话。

就在那个时候,那笙看到手里提着的“人参”忽然动了起来,淡金色的人形块茎扭动挣扎着,蓦然发出一声婴儿般的叫喊。

“妈呀!”那笙吓了一大跳,下意识扔掉手里的东西,“都大得作怪了!”

那棵“人参”一接触泥土,就迅速往地里钻了下去。然而刚钻入一半,那只手闪电般伸过来,一把抓住翠绿的叶子,“噗”的一声重新把它拔了起来。

“是雪罂子。”那个声音笑了起来,“好东西——你可真是傻人多福。”

“雪罂子?那是什么?”听说是好东西,那笙欢天喜地地问,“可以吃吗?”

手沉默了下去,似乎已经被她打败,“不可以。这是当药用的!”

苗人少女的肚子发出很不体面的“咕”的一声,终于大失所望地坐到了地上,锤着地面:“饿死了,饿死了……你倒好,不用管你的肚子。”

“好了,起来起来——再走一段路就到天阙山口了!那里的东西很多都可以果腹的。”那个声音叹了口气,哭笑不得,“快走吧,天就要黑了。”

那笙抬起头看看天,暮色已经笼罩了云荒大地,只好勉力起身:“好吧……”

“把你头上的簪子拔下来。”手对她说。

“干吗?”山下已经很温暖,那笙正在扯掉绑腿,听到这话怔了一下。断手凌空举着雪罂子,努力不让那个不断扭动的东西重新接触到土壤,对她说:“把簪子刺进雪罂子的块根——用金镇住了,它才不会逃到土里去。”

那笙嗤之以鼻:“又不能吃,要它干吗?”

断手哑然:“它是很珍贵的药。”

“珍贵?就是说,很值钱?”那笙终于来了兴趣,连忙从头上拔下簪子,“能卖很多钱吗?”

“算是吧。”断手无奈——这个丫头怎么那么功利啊?

“噗!”金簪干脆利落地刺入了块茎里,那个不停扭动的植物终于安静了。

“啊,我的簪子也很珍贵,可不要弄丢了才好。”那笙嘀咕着,小心地把雪罂子连着金簪收到怀里,准备起身,忽然间她的眼睛亮了,看着前方——

“喂,你看!那边有火光!好像有人在那边生火!”看到浓重暮色中燃烧起来的那一点火光,那笙惊喜交加——和这些怪物相处了一整天,终于看到了同伴的踪迹,让她如何不高兴?

“小心。”在她拔足奔出的时候,那只手忽然拉住了她。然后在她低头惊讶询问的时候,看到那只手迅速在地下的土里画出了两个字。

“啊?难道前面是妖怪?”那笙惊住了,迟疑着问。

那只手摇了摇,否认了她的猜测,只是继续写道:“敌友莫测,须小心。将我藏起,莫使人知。”

那笙耐着性子看它一字字写完,纳闷道:“你怎么忽然不说话了?”

“入夜,我的力量消失了。”

断手迅速写下的那几个字,让那笙顿时一惊。她不敢再大意,连忙解下厚重的外衣,铺开来——那只手很配合地屈起手肘,弯了起来。那笙将断手包好,打了一个包裹系在背上。

她有些忐忑地向着远处那个火堆走过去,又饿又累地拖着脚步。

“格老子,总算是过了那座见鬼的山了……”还没有靠近篝火,耳畔已经听到了久违的中州话。那声音虽然粗鲁难听,然而此刻在那笙听来却不啻仙乐。

是中州人!前面有一批中州过来的旅人!

她心下一阵欢喜,脚步也忽然轻快了很多,几乎是冲着篝火飞奔过去。

“止步!”猛然间,背后包裹里面那只手隔着衣服用力扯住了她的背心,急速写下两个字。她惊诧地放慢了脚步,不敢出声,只在心底纳闷:“怎么?”

“有异常。”断手贴着她的脊背,重重写下几个字。顿了顿,再度疾书:“避!”

然而,那时候那笙已经跑到了离火堆不到十丈的地方了——前方的大树下,果然围着一堆中州装束的人,在火边高声骂人喝酒,喧闹盈耳。她看不出有什么异常,然而感觉到了背后那只手的高度紧张,她还是忍痛停住了脚步。

然而,在她转身躲开之间,离火堆稍远的一个人漫不经心地向她这个方向抬头看了过来。篝火明灭,她猛然认出了那个人的脸——苏摩!

仿佛这一场跋涉让他消耗了很多体力,傀儡师的脸色有些苍白,神色也是漠然而倦怠的,怀中抱着那个高不过两尺的小偶人,正靠着火堆休息。

虽然明知对方看不见,在他那一眼看过来时,那笙心里还是不知为何猛然一跳,下意识退开几步,隐入了树影中。

夜色已经降临了,天阙下面漆黑一片,树影憧憧,不时有奇异的动物的鸣叫声。那笙转了个弯,一直到再也看不见那点篝火,才摸索着坐了下来,小心不发出丝毫声响。

  • 镜双城 截图1
  • 镜双城 截图2
  • 镜双城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书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