舟而复始小说免费阅读-周筱赵泛舟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剧情小说 > 舟而复始

舟而复始

舟而复始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赵乾乾

时间:2020-04-07 09:25

评语:爱和爱过,只差了一个字,却隔了一个曾经。

周筱赵泛舟的小说叫《舟而复始》,这里提供舟而复始阅读。周筱赵泛舟讲述:周筱和赵泛舟不知道怎么的,两人只要一见面就一定会吵架,刚开始,朋友们还会劝劝,后来,甚至劝都不会劝了,直到后来两人在一起的时候,还不会觉得奇怪。

精彩节选:

没道理只有我注意着你,你却当我是空气。

星期天下午,周筱上完家教,上了公交车,车上人不太多,但还是没有空的座位,这个城市的公交车常常可以吓死人,尤其是上下班期间,大有不把你挤死不罢休的气势。周筱还记得有一次她被挤到整个人都贴在门的玻璃上,那场景还真是要多电影就多电影。还好今天没有很多人,她松了一口气,上了三个小时的家教,她真的不想再被挤成沙丁鱼。

上了车,她扶着一根柱子,整个人都倚在上面,累死了,好想睡,但那司机把车开得各种摇晃,颠得她越来越想吐。

她是怎么搞的,为什么脸色发青?坐在旁边的赵泛舟从她上车就注意到她了。

“同学,你还好吧?”赵泛舟忍不住问。

周筱转过头去,是在跟她讲话吗?哪来的同学?现在的人都爱在车上认同学的吗?她警惕地看着他,挺帅的,但毛主席说过,要小心敌人的糖衣炮弹。

看她那副小红帽的表情,赵泛舟就知道她一定没有认出他。

他无奈地指着她的包包,上面有她学校的校徽,是某一次班级活动的时候别上的,后来就忘了取下来,说:“我也是X大的,经贸学院。”

周筱不好意思地笑笑,好像太过草木皆兵了点,摇摇头说:“没事。”

“你脸色很青,位置给你坐吧。”他说完就站了起来。

“啊?不用了,不用了……”周筱有点受宠若惊,连连摆手。

他不再说什么,就是拉着吊环站在那儿,人长得高就是好,哪像她,每次拉环都要踮脚。既然他坚持,她也就不好再给脸不要脸,说了声谢谢就坐下了。

果然,坐下后她整个人舒服很多,也开始有心情到处乱瞄。他长得好帅啊,真难得,这种货色都给她遇到了,来搭个讪吧,没事调戏帅哥也是人生一大乐事。

“同学,你是几年级的?”

“大三。”

“好巧啊,我也大三。”说完她就恨不得把舌头咬下来,这有什么好巧的?

他看着她一脸懊恼的表情,有点好笑:“你哪个学院的?”

“中文学院。”

其实他早就知道她是中文学院的了,从第三次在教学楼走廊上遇到她,他就注意了一下她走进哪个课室,后来查了一下学校的教室安排,就知道她是中文学院的,查的时候他自己也挺郁闷,没事查这个干吗?

“赵泛舟。你呢?”周筱反应了一下才知道他在问名字,这人讲话怎么这么节省啊,不想问可以不用问嘛,干吗一副好像人家欠了他八百块的口气。

“周筱。竹字头的那个筱,不是大小的小,也不是日字旁的晓。”看她,讲话多仔细,惭愧吧?

接下来就是沉默,直到下车周筱和他说了声拜拜,他点了点头,就分道扬镳。

两天后,周筱从图书馆抱回一堆小说走在路上,迎面来了一对金童玉女,她正在感叹上帝的不公平,为什么人家就郎才女貌,她就只能认识一堆豺狼虎豹?不对,那男的好像是上次在公交车上给她让位的帅哥,叫什么来着?赵……算了,不要考验自己的脑容量。要不要打招呼啊?搞不好他已经忘了她吧,而且人家有那么漂亮的女朋友,乱打招呼也不好吧,算了,当不认识。

又见到她了呢,其实赵泛舟已经大概掌握了她的生活习性,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哪个地方他大概都知道了。他看着她低头想从他身边走过,真的有点火了,又没认出他?“周同学。”周筱的脚步顿了一下,该不会是在叫她吧?

“认识的同学?”贾依淳疑惑地看着他,很少看到他主动和别人打招呼,况且还是个女孩子。

周筱小心地抬起头,看到他们俩都看着她,赶紧挤出一个笑脸:“啊,是赵同学啊,你好,吃饭了没?”这是中国人的习性,一开口就问人家吃饭了没。

“没,你要请吃饭吗?”他是在开玩笑吧?周筱小心翼翼地看着他的脸色,实在看不出个所以然来,死人脸哦!真的要请吗?上次他好像是给她让了个位置,但也没严重到要请吃饭的地步吧?

贾依淳脑中警铃大作,女生的第六感让她觉得面前的女生有威胁。她回过头去对赵泛舟说:“别开玩笑了,你吓到小学妹了。”什么学妹!她也是大三的!不要歧视娃娃脸!

“呵呵,下次,下次一定请。”赔笑赔笑。

“下次是什么时候?”

“……”

“手机拿来。”

她愣愣地把手机拿出来,他接了过去后手开始在上面快速地按着。这个时候周筱才反应过来,她怎么就这样傻傻地把手机交给他了呢?这不是什么新的诈骗手法吧?要是的话也真算有心了,先是在公交车上给她让个位置,然后在学校路上骗她手机,而且还要找来俊男美女,真是下足了本钱啊!真的被抢了的话她会不会上报?标题是某大三女生学校路上被骗手机……

“还你……你发什么呆?”有点不满的声音传来,打断了她的胡思乱想。

“哦,好,谢谢。”不对!她干吗说谢谢?

“你有我的手机号码了,什么时候请吃饭就打电话给我。”

“好。”这次她除了说好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他到底是有多饿啊?女朋友都不给他饭吃的吗?她瞄瞄旁边的女生,看起来不像不给男朋友吃饭的样子啊。她男朋友到处叫人请吃饭她也不管的吗?

“那……下次见,byebye。”周筱小声地说。

“嗯。”他们头也不回地走了,剩下周筱一个人傻傻地站在原地,她刚刚是被敲诈了吗?

贾依淳边走边偷偷地看赵泛舟,他的嘴角是在上扬吗?“刚刚的女孩子是……”

“朋友。”

他的朋友她几乎都认识,她以为她把他守得滴水不漏的。

“什么样子的朋友?”她知道她这样问显得很多事,但她还是忍不住要问。

他奇怪地看了她一眼,没再说什么,她也不敢再问。

这一夜。

周筱疑惑地看着手机里赵泛舟的电话号码。怎么办?真的要约他出来吃饭?烦恼了十分钟之后,她决定睡觉最大,关机睡觉。

赵泛舟第一百零一次看手机,没未接来电,也没短信。算了,他今天好像是有点霸道和冒进,不会吓到她了吧?

贾依淳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都是赵泛舟嘴角微微上扬的样子,她突然心慌得想哭。

抱着完成任务的想法,周筱硬着头皮去和赵泛舟吃饭。跟帅哥吃饭是不错啦,但是跟一个有妇之夫的帅哥吃饭感觉就有点怪怪的了。

他好狠啊,选这么贵的餐厅,早知道她那天就该死撑着不要坐那个位置的。

咬着牙点完菜后,她默默地吃饭,懒得跟一个敲诈犯多言。

赵泛舟看着她那不情不愿的脸,很无语,他真的有那么讨人厌吗?

“麻烦买单。”周筱心想,总算可以结束了。

“小姐,这位先生已经买过单了。”周筱疑惑地看着赵泛舟。

赵泛舟站起来说:“走吧。”

周筱赶紧跟着站起来,有点不好意思,刚刚她好像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不对不对,他为什么要请她吃饭?难道——他想玩劈腿?不对不对,玩劈腿为什么要找上她,这个学校大把女生啊,而且他长得这么人模人样,应该蛮多机会的吧?啊——她好想仰天长啸,烦死啦!

赵泛舟看着她的表情不停地变化着,觉得很好笑。

“唉——”坐在电脑前的周筱一声长叹。

“叹一口气会衰三年的。”陶玲经过她身边的时候说。

“切!你上次说打破镜子也会衰三年。”周筱无所谓地说。

“你叹什么气?”小鹿从蚊帐中伸出头来问。

“上次不是跟你们说过我在公交车上遇到一个帅哥吗?后来我们一起吃了顿饭,然后我就给了他我的QQ号码,然后……”

“然后他一直跟你聊天?”

“也不是啦,他偶尔才会冒出来说两句话,也没有特别的内容。”

“那你是在烦什么?”

“他有女朋友啊,这样不好吧?”

“你是不是有点想太多了?”

“倒也是哦,但我还是有一种做了什么坏事的感觉。”

“你的道德感也太泛滥了吧?”

“我本来就是很有道德的圣女。”其他人集体翻白眼,圣女?圣女小西红柿还差不多,你个小西红柿!

“哒啦啦啦啦……”短信的声音响起,周筱打开短信。

赵泛舟:你在干吗?

周筱快速地按键盘:“自习。”发完有点心虚,说是自习,她其实只是找个安静一点的教室看小说。

赵泛舟:哪个教室?

她跑出去看了一下教室门牌,回来按手机:“一教一零九,你要来吗?”

等了五分钟,他没回短信,她心里有点小不爽,又低下头去看书。

赵泛舟进到教室的时候,就看到她在专心致志地看小说,她看得入神,随手把垂在眼睛旁边的几缕发丝塞到耳后,很快那几根头发又掉了下来。她有点烦躁地轻甩头发,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小说。

他轻声走近她,帮她把头发塞回耳后。她吓了一跳,抬头看他,他站在她面前,背光,光在他白色的毛线衣上晕开一圈很淡很淡的黄色光晕,看上去好温暖,她忽然觉得心跳似乎漏了一拍。

破船儿22:33:08

饿吗?要不要给你买消夜?

周筱22:33:17

不饿,但你要给我买我也没意见的。

破船儿22:33:26

想吃什么?

周筱22:35:36

等等,我想一下。

周筱在电脑前发呆。怎么办?他对她好好啊,而且上次他也跟她说了,那个漂亮的女孩叫贾依淳,是他的邻居,不是他女朋友,但是他又没有表白,会不会搞半天只是她一厢情愿啊?

周筱22:36:45

小鹿,小鹿。

小鹿22:37:29

你叫魂啊。

周筱22:37:33

你不要这么凶嘛。

小鹿22:37:35

你叫我干吗啊?一个宿舍的还要聊QQ。

周筱22:37:37

我不好意思说出来给大家听啊。

小鹿22:37:39

你思春啊?

周筱22:37:42

那个……赵泛舟问我要吃什么消夜。

小鹿22:38:08

他不是有女朋友吗,没事献什么殷勤?

周筱22:38:12

他说那只是他邻居,不是女朋友。

小鹿22:38:32

你确定?男人都这样说的,每个都只是干妹妹哦。

周筱22:38:35

你对男人是有多不满,哎呀,这不是重点啦。

小鹿22:38:43

那重点是什么?

破船儿22:39:08

想好了要吃什么没?

周筱22:39:33

重点是,赵泛舟好像对我很好哎,我好像有点喜欢他了,怎么办?但是他都没跟我说过什么,真是的,是不是男人啊?喜不喜欢不能给我讲清楚说明白吗?害我一直猜,累死了。

破船儿22:39:45

呃……我是赵泛舟,你好像发错信息了。

周筱22:39:53

啊──小鹿,杀了我吧,我把要发给你的信息发给赵泛舟了,我在里面表白了……

破船儿22:40:05

呃……我很不想跟你说的,但是……你又发错了。

小鹿22:40:25

你干吗一直不说话啊?

周筱22:40:36

我要疯了,我不管我发给谁了,一刀给我个痛快吧。

小鹿22:40:39

你在说什么啊?发生什么事了?我怎么看不懂?

破船儿22:42:00

十分钟后我在你们楼下等你,我们一起吃消夜?

周筱22:43:07

随便。

赵泛舟坐在电脑前一直笑一直笑,他越来越喜欢她了呢,而且她好像帮他解决了最麻烦的表白这一关,该怎么谢谢她呢?

十分钟后。

赵泛舟微笑着看着匆匆忙忙冲下楼的周筱:“小心点,我不会跑的。”

周筱刚想瞪他,却对上了他微笑着的眼睛,她耳朵里突然就回想起范玮琪的一首歌:“你眼睛会笑,弯成一座桥……”

后面发生了什么事周筱都不记得了,反正她就记得她的脸一直都很烫,心一直都跳很快。

然后她就莫名其妙地成为赵泛舟的女朋友了。

很久以后她回想起来都觉得很奇怪,她怎么好像得了失忆症一样,只记得他微笑的眼睛?

夜里,周筱被一阵抽泣声吵醒,她按亮了床头的手机,三点。现在是闹什么?半夜三更的,谁在演鬼片?抽泣声从阳台传来,混合着风声,断断续续的,越听越让人毛骨悚然。

周筱听到隔壁床的室长翻了一个身,她小声地问:“室长,醒着吗?”

“你也被吵醒了?吓死我啦,谁在哭啊?”从室长的声音可以听出她把自己蒙在了被子里。

“我也醒着。”小鹿的声音从另一个角落里传来。很明显,大家都知道哭的人是谁了。

大家沉默了一会儿,宿舍回荡着低低的抽泣声。

“你去看看她怎么了吧,她跟你比较好。”小鹿打破了沉默。

周筱叹了口气,从床上坐起,掀开被子的时候感觉身上的每根汗毛都立起来了。唉,她上辈子一定是杀人放火了,不然老天不会惩罚她在这么冷的天离开温暖的被窝。

周筱敲敲阳台的门问:“陶玲,你怎么了?”

哭声停了,但一直没有人回答。

“怎么了?你不回答我,我开门进来啦?”随着她开门的声音,寝室内床上的人都坐起来了。

周筱看到陶玲双手抱膝坐在地上,外面路灯的光透进来,映出她满脸的泪水。周筱那一点点的起床气马上就消了,取而代之的是心疼和害怕,她隐隐约约觉得好像发生了什么事。

周筱走近她,蹲下去跟她平视,问:“怎么了?”陶玲突然扑过来紧紧地搂着她,放声大哭。室长和小鹿也出来了,跟着蹲下来,四个人抱成一团,虽然她们都还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但是就算不能帮她分担,她们至少可以和她一起哭。

陶玲冷静下来以后告诉她们,她男朋友要和她分手,而且,她怀孕了。

室长问:“你男朋友知道你怀孕的事吗?”

陶玲点点头:“他……叫我拿掉。”

“那就拿掉吧。”室长异常冷静,甚至让人觉得有点冷血无情,每个人都很诧异地看着她,眼神都带着谴责。

室长突然激动起来:“不然呢?你休学,把孩子生下来?然后你爸妈被你气得要死,说不定还会不认你这个女儿,然后你带着一个没有爸爸的孩子,由于大学没毕业,你只能拿微薄的薪水,每天又要上班又要带孩子,还要操心孩子的奶粉钱、学费,然后被生活折磨得过早衰老,不再年轻漂亮,又带着个拖油瓶的你找不到一个好的结婚对象,最后把生活对你的不公平都怪在孩子的身上!”

说到最后,室长的声音交织着愤怒、不甘和……伤痛,大家都怔住了。过了一会儿陶玲才反应过来,激动地吼:“你怎么可以这样?他是我的孩子啊,你怎么可以说这样的话,他也是一条生命啊!”

室长用力闭了一下眼睛,好像是要调整一下情绪,然后缓缓地说:“我只是……只是不想让你的孩子走我走过的路。”

周筱从来没有想过,一向与世无争的室长背后有这么个令人不舍的故事。周筱扯扯室长的衣袖,说:“让她自己做决定吧,我们都没权用我们的人生经历去帮她做任何决定。”

室长沉默了一会儿,叹了一口气,拍拍陶玲的背:“陶玲,你不要介意我刚刚说的话,我的人生不一定就会是你孩子的人生,你自己好好想清楚,不管你做什么决定,我们都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帮你的。”

第二天天刚亮,她们整个宿舍的人就悄悄地坐车前往市医院。一路上都没有人说话,陶玲坐在靠窗的位置,漠然地看着窗外,手里紧紧地攥着手机。周筱看着她的侧脸,几次动了动嘴唇,最终却什么都没说。

妇科门口的长凳子上,陶玲的手紧紧地握着室长的手,指甲都陷进了室长的掌心里。四个人从来都没觉得时间过得如此缓慢,缓慢得好像电影的慢动作,每个人的每个表情都那么清晰。

“下一个,莉莉。”护士小姐面无表情地叫。没人反应。

“莉莉!”护士提高了声音,周筱突然反应过来,这是她们刚刚瞎掰的名字,她推了推室长,室长好像也是突然回过神来,扶起陶玲说:“到你了。”

陶玲一脸苍白地走进了手术室,护士站在旁边翻了个白眼,小声地嘀咕:“刚刚是聋了吗?”小鹿冲上去想跟她理论,周筱拉住了她。室长想跟着陶玲进手术室,被护士拦了下来:“手术室不准进。”

门关上的那一秒,她们都看到陶玲惊恐无措的求救眼神,周筱在那一刻很想去拉着她,说:“没事了,我们回去。”但是她没有,她只是狼狈地别开了眼。

没有人知道时间过了多久,门再一次打开的时候,陶玲扶着门往外走,室长冲过去扶住她。

回程的车上,陶玲闭着眼睛,脸色苍白得像一张纸,眼泪缓缓地从眼角流下来:“我看到我的孩子了,他是一团血肉模糊的肉,被丢在冰凉的盆子里。”周筱不知道说什么,只是轻轻地握住了她颤抖着的手。

周筱还记得大一开学的时候陶玲蹦蹦跳跳地跑到她面前,端着明媚的笑脸问她:“同学,我叫陶玲,我爸爸妈妈已经回家了,他们忘了帮我挂蚊帐。你能告诉我蚊帐要怎么挂上去吗?”她还只是个孩子啊!为什么要经历这一切呢?陶玲明媚的笑脸和闭着眼睛苍白的脸不停地在周筱的眼前交替浮现,她突然心酸得想哭。

  • 舟而复始 截图1
  • 舟而复始 截图2
  • 舟而复始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书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