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一生为你守候小说免费阅读-顾苏橙裴周明最新章节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小说 >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10.0

手机阅读

来源:掌阅

作者:墨锦

时间:2020-04-15 15:22

评语:当年少已逐渐远去,回忆亦成为过往。

顾苏橙裴周明的小说叫《我用一生为你守候》,这里提供我用一生为你守候阅读。顾苏橙裴周明讲述:年少时期的两人很是恩爱,可是就因为种种误会,两人最后还是分开了,顾苏橙一直都想把过去给遗忘,可是那些人,哪些事还是会在她梦里出现。

精彩节选:

眼见着约定拍卖的日子就要到了,医院那边却是传来噩耗,许欧翎老先生的病情急剧恶化,一天24小时里面,大约有18个小时都在晕迷中,大家都知道按这样的情形看来,许老是等不起了。

即便盛景是因此而得益,但这样一位老人即将离去,仍旧让人惋惜不已,如同满是珍藏的宝库即将沉入大海,永不再见天日一般。裴周明的心情也一直不大好。

裴周明安排苏橙去买探病的花与礼物。本来按许老的状况不适合见任何人,但是听到是裴周明预约,许老却同意了。可等两人到了医院,才发现老人家已经推进了ICU,每次只让一个人进去,留下苏橙一个人在外面。

许老知交学生便天下,半条走廊上都是给他的鲜花,苏橙却是感觉到一阵一阵发冷。她一辈子唯一一次靠近ICU,就是因为要在ICU外面等妈妈,那时候她就一个人蹲在ICU门口,蹲累了就站着,站累了再坐一会儿,反正就是不眠不休地盯着那道门,心里默念着,妈妈,别丢下我一个人,爸爸已经走了,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

她不敢大声哭,生怕因为不够乖所以妈妈也不要她了。

但是到最后,妈妈决定去找爸爸了。

三天的ICU护理费差不多就是十来万,前面那辆车上一共死了三个,还有一个被撞成终身瘫痪的小姑娘,整个家底以极快的速度被倒腾得一干二净。哪怕是这样,最后也只能给那小姑娘家二十万不到。那小姑娘才十七岁,对于她来说,这医药费远远不够,可她家人过来看到顾家这情况,当即就绝望地哭了,那撕心裂肺的声音像刀子一样切在每个人心里,最后,那小姑娘的爸爸无奈地挥了挥手,让苏橙走了。

那时候,要不是代妈妈过来接她,她真不知道下一秒从交警大队出来再去哪儿。

苏橙站在窗户旁边,额头抵在玻璃上。她怕回头,怕回头就看到那扇ICU的门,这会让她想起那最无望的奢望。那三天给她身体与记忆的磨难太深了,以至于即便这么久了,苏橙仍旧觉得心像被钝刀子戳一样地疼着。

“顾小姐?”苏橙吃了惊,回头竟是看到许明央。

许明央神情一如既往,但是眉宇间却露出憔悴:“这么巧,你怎么在这儿?”

苏橙也很奇怪许明央为什么在这儿,能出现在ICU门口,大抵不是什么好事,她心头一动:“许先生是许老先生的……”

“叫我许明央吧,你刚刚说的话可真够拗口的。”

许明央笑了笑,神色却复杂地看了一眼ICU,然后缓缓道:“许欧翎是我父亲。”

苏橙黯然,轻声道:“许老先生吉人必有天象。”

“别安慰我了,我知道的,不过是熬日子罢了。”

许明央倒是看得很透,毕竟不是急病,两三年下来,该做好的思想准备也已经做好了。只是他还是叹口气道:“只是我现在有些搞不大清楚,到底是希望着他多活一段时间,好让我尽一尽孝,还是希望他就那么走了,好少受些苦……你知道的,他的病发展到肝迷昏……”

剩下的话,许明央也说不下去了。苏橙明白许明央,懂他的意思,就像有粒很大的眼泪绽在心里一样,慢慢地洇开,湿濡沉重。她想了想还是说道:“无论怎么样,相信许老先生只希望你能过的快乐些。”

许明央苦笑道:“是吗,其实我爸一直怪我没接他的衣钵,而是跟我妈一样,跑出去搞什么公司。对于他来说,一切活色生香的生活都比不上那些冰冷的瓷罐,他也看不惯我那些铜臭生意,原先他身体好的时候,到处去找古物,去演讲,去鉴定,一个月难得见他一次,他也不想我在旁边碍他的眼,好像我就是他最大的失败。毕竟我是他亲儿子,从小耳濡目染,结果白瞎了,连个皮毛都拼不过他徒弟。”

一番话刚说完,许明央就有点后悔了。他从来都没有对任何人讲过这些,可没想到,对着没见几次的顾苏橙,他却忍不住倒了这么大一堆苦水,这实在不符合他平时的性格。

更何况顾苏橙还在盛景里面……许明央神情很有些复杂,但是看着苏橙的双眸,他又莫名觉得,告诉她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不了事情。她能懂他,能够体会到那种复杂的感情。

“好了好了,先不提这些了,让你心情都变差了。”许明央率先岔开话题,“要不要下去喝点什么,下面有一家咖啡厅还不错,我被医生拦在外面的时候就去那边打发一下时间。”

“最近戒咖啡喔。”苏橙笑笑。

许明央也想起来她胃不好:“那就喝点水吧,我去给你倒点。”

“不用了,我们马上就回去了。”突然裴周明的声音插进来。

裴周明站在ICU的门口,实际上已经有段时间。他虽然告诉过自己,顾苏橙已经和他没关系了,但是看到她对着其他男人笑,裴周明就觉得心里忍不住冒着怒火。

这不是第一次了,每次面对他的时候,顾苏橙都是一副公事公办的模样,没有太多表情,虽然是有笑容,那也不过是职业微笑,仿佛他们之间就是普通的上下级。从上次送她回家就能看出来,她眼里有诸多犹豫与不情愿,可是对着许明央,她却能轻易地上他的车,对着他微笑。

裴周明很不想承认,他讨厌看到这一幕,他努力压抑着内心的憎恶,可火仍旧越烧越旺。

为什么她会看中许明央?难道她不知道许明央到底是什么人吗?开着一家娱乐公司,换女朋友比换衣服还要快,一直都让师父替他操心。

许明央见到裴周明时脸色也冷了下来。他自小就自视甚高,也知道自己从来都不比谁差,干什么都游刃有余,但是自从父亲收了这个关门弟子,他就开始什么都比不上裴周明了!这也是裴周明好,那也是裴周明懂父亲心思!

俩人都愠怒地看着对方,气氛激流暗涌。

其实平日对于许明央的敌意,裴周明早就心知肚明。他平日只觉得可笑,尽量避开了同许明央见面。倒不说怕他如何,毕竟大家都是成年人了,为了那一点可笑的争宠,至于吗?裴周明压了压怒气,现在老爷子还在里面躺着,他不想在ICU门口中和许明央真闹起来。

更何况许明央凭什么跟他争。他比任何人都明白顾苏橙,知道她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所以他能肯定苏橙不过是将许明央当普通路人罢了。

裴周明平静了下来,露出淡然的笑意,对苏橙道:“下午还有很多事情,我们走吧。”

许明央却是微微一笑,很巧妙地拦在苏橙面前,问她道:“裴先生是你的男朋友吗?”以他的身高,站在苏橙身旁微垂下头,正好是一个暧昧的弧度,好似他们多么亲近。

苏橙张张嘴,还没有来得及回答,裴周明便脸色微沉的抢先答道:“顾小姐是盛景的员工,也是我的助理。”

“就是说,你们只是上下级关系喽?”

许明央看起来挺高兴的,注视着苏橙的双眸,深情款款道:“既然如此,那么我就有追求你的权利了,是吧?”

裴周明当即脸色就沉了。苏橙吃了一惊,哭笑不得,下意识转过脸望着裴周明,像是征求他的意见一般。灯光在她的皮肤上洒下层金粉,微微能让人看清脸庞的小绒毛,连眼睫毛都带着抖动的金光。

裴周明仿佛觉得她的呼吸掠过他的发,莫名地让他一滞。

苏橙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干,忙转回视线,大方得体地微笑道:“许先生你太爱开玩笑了。”她不动声色地给许明央一个台阶下,许明央这样风流倜傥的浪子,说这话不过是一时意气,哪会真舍得被一个人套牢,她不过是受无妄之罪,被这两个不对盘的傻瓜夹在了中间。

许明央虽然也觉得自己鲁莽,但却真没觉得后悔:“苏橙,我没有开玩笑,你何不考虑一下?”

苏橙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听到裴周明的电话响起,随后,电话被他塞到她手里:“陈熠找你。”

“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苏橙不得不打断许明央,朝他歉意地笑笑,走到一旁接陈熠的电话。苏橙一头雾水,陈熠?陈熠忙着他自己的事情,都已经很少到盛景来了,明眼人都知道,陈熠只是将盛景做为一项投资,根本没太大兴趣介入日常工作,怎么会突然打电话找她?而且陈熠似乎也没有什么正经事情,就是叮嘱了一堆日常工作。

但既然是名义上的大Boss,苏橙还是认真地听着,身体却下意识随着裴周明的指引,被带进电梯。看到许明央无奈地笑意,她要还不知道明白是怎么回事,那她也太傻了,许明央总不好拦着要去工作的她吧。

苏橙笑意不由得变苦,这算什么?

裴周明已经做了世界上最铁石心肠的事情,将她刺到鲜血淋漓,痛不可抑,让她都对他无力以续,为什么还要玩这一手?难道说这就是男人的独占欲?曾经是他的就永远是他的?

苏橙沉默地将电话递还给裴周明,深吸口气,只觉得肺都在隐隐作疼。

裴周明知道她情绪不好,神色复杂地看着她,可她却只凝神看着一点,丝毫没有想与他交流的征兆。裴周明心情很差,向来清晰明了的思维突然像乱麻一般,剪不断,理还乱。

等他们坐进车里,裴周明还是忍不住道:“你是怎么想的?”

苏橙语调冰凉地问道:“裴总是指什么?”

这个称呼摆明是在提醒他们之间的关系,裴周明知道他应该就此打住,对于下属的感情生活,不应该是上司应该关注的范畴。但是她是顾苏橙,他无法说服自己视而不见。

明知道会很尴尬,但裴周明还是笃定道:“你只是将他当普通朋友,是吗?”

这个关你什么事情?苏橙几乎想要冲他尖叫,可是当她与裴周明的视线交汇,看着他似乎有那么一点忧虑时,她又把那句话咽了下去。苏橙在心里狠狠骂着自己,她到底是要有多没出息?只为了那么一点爱的错觉,就能被同一个男人打击到一败涂地。

“现在说不清。”苏橙咬咬下唇道。

裴周明这才挑挑唇角,轻松畅快道:“可能是旁观者清吧,有些事情,旁边的人反而看的比较清楚。不过我想我还是比较了解你的。”

苏橙终于忍不住:“是的,你也知道我放弃爱一个人是怎么样的。”她说完之后,有了一种报复的快感。裴周明愣愣地看着她,她从来没有将他推到这么遥远的距离,仿佛他们之间如同天涯海角,但是旋即,他又有一种难言的悲哀。

是的,裴周明这才想起来,他也已经错过了她的爱。

虽说那天裴周明承认他两人的关系有点形势所迫,但是结果还是挺美好的。在一个正当好的年纪,遇上一个真心喜欢的人,能够两情相悦,学业上又一切顺利,那段时间应该是苏橙最满足的时光。

不过还是有那么一点小问题的,就是苏橙最近手头有些紧。

虽然平时大家都忙于学业,但裴周明就算偶尔同她出去一趟,消费起来就够苏橙咋舌了,再者裴琳琅也回去了,她又哪好意思再动卡里面的钱?虽说平时她还是住在寝室,偶尔去馥馨苑也就是买买粮食,可裴周明生活水准比较高,一来二去,费用也不低。

裴周明根本没意识到这些,每个月打钱到卡上不是他亲手操作,所以他从没想到去查一下余额这类小细节,他只是很自然的接受了与苏橙的相处。

顾苏橙是个脾气挺不错的女孩,虽然偶尔有些任性,也有些让人头疼的倔强,但并不过分,也会显得很可爱,再加上她有一手好厨艺,这是现在很多人都望尘莫及的一点。裴周明初时有事情还会在外面吃,但是现在,如果不是苏橙忙不过来,徐奶妈还要指使班干做事情,他是恨不得天天都在家里吃。

每天一回家打开门,迎接他的不再是漆黑的房间,而是满室温暖气息,还有一个人笑着对你说,你回来了,这无疑是疲惫精神最好的抚慰。裴周明自己都觉得好笑,他是不是因为被父母忽略太久了,以至于觉得这种简单的生活如此美好满足。

“快洗手吧,今天做了你喜欢吃的芦笋炒培根,还有乌鱼汤。”苏橙指使裴周明往外端菜,两人配合的还是很默契的。

之前裴周明不在家里开火,除了简单的筷子和汤匙,连个锅都没有,可是现在,厨房都快被填满了。裴周明就有些奇怪了,对于女人来说,装不同品种的鱼是用方碟还是用圆碟,这个很重要吗?

最常用的是套樱花骨瓷,手绘的初樱在碟面上飞舞,颜色很干净,通透而轻巧,这是苏橙最喜欢的。当初她在店面时一眼就看中了,不过由于价格太贵所以没有吱声,只是留恋地多看了几眼,裴周明看在眼里,过了两天去把那套餐具带回来了。去的时候这个牌子还做了活动,说是买满2599就送了一个泰迪熊,裴周明问导购,那他买两套可以送两个吗?他总觉得一只熊有点孤单。

导购含笑同意了,结果泰迪熊几乎有半个人那么高,他把两个塞进车里,就几乎坐满了后座,挤在一起特别憨态可掬。路上红灯的时候,旁边一辆车的小孩惊喜的大叫:“妈妈,你看!熊熊的车车!我们让熊先生去我家做客好吗?”

看来小孩和女人都天生爱着泰迪,果然,苏橙开门时看到,也像孩子一样,眼睛都在发亮,抱上去就没有撒手。

一只叫熊先森,另一只叫宝贝儿。

裴周明有些奇怪,难道另一只不是应该叫“熊小姐”吗?苏橙抱着熊先森没有吭声,只是含笑看着他。从那之后,两只熊便在餐桌旁也占据了一张椅子,苏橙每每都会觉得,从它们的眼睛里倒映出的,都是她满满的幸福。

“对了,从明天开始,我可能就会忙一些了,不能太常过来了。”苏橙对裴周明道。

裴周明微微皱皱眉头:“是要忙考试吗?”

“这个还真不怕,有你这个老师的贴心小棉袄给我抓题,我还能差哪去?”

苏橙嘿嘿一笑,接到裴周明不解的眼神,她这才道:“这不是快要到假期了吗,打工高薪期呢,郁小欢同学给我介绍了一地儿……”当注意到裴周明脸色明显不善时,苏橙忙解释,“你别对郁小欢有偏见嘛,她最近修身养性都赶上菩萨了。这次这地方就是一个咖啡厅,环境都还挺不错的,而且是外国人开的,我进去也能顺便练习一下口语呗,多好的事啊。”

“其实你还是为了那份薪水吧。”裴周明戳穿她。

苏橙摸摸头,默认了。这不怪她,她原本也不用斤斤计较那些小钱,不用想方设法地去打工,可法院冻结了父母的财产,她身上就只有十几块钱,姑妈家也不给她一分钱的日子,她过一次,就已经过怕了。

裴周明见状,有些不大高兴。圣诞元旦加起来才几天,能给大学生打工的地方,一个月才能赚多少钱?要不要帮苏橙安排一份比较正式长期的工作?这样一来,时间上也比较好掌握。裴周明又有些犹豫,这样一来又要和家里扯上关系,挺烦人的。

“你现在手头紧?卡里面的钱不够吗?你需要多少钱,我先给你用着吧。”裴周明同苏橙道。

苏橙犹豫了一下。她知道他环境好,看不上那点零花,但是拿人手短吃人嘴软,苏橙从来没有过白拿的习惯,可她又不想去反驳裴周明,毕竟他也是一片好意不是嘛。

“不用啦,我不是说了么,这也是想着练练口语,多好的机会啊,免费外教呢。”苏橙婉转拒绝道。裴周明也明白,这小丫头脾气是不错,但固执起来像头小牛一样,拽都拽不回来,只好道:“那你记得学生的职责还是以学业为重。”

“哎哟,知道了,亲爹。”苏橙嫌他这话说得老气横秋。

裴周明又好气又好笑地敲了她一记,苏橙笑嘻嘻地往后躲:“郁欢约了我今天去那边面试,快迟到了,我先走了。”

刚刚跳开,手臂却是一紧,裴周明拉着她道:“我先检查一下,Mipiaci是什么意思?”(意大利语:我喜欢你。)

  •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截图1
  •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截图2
  • 我用一生为你守候 截图3
close

关于我们 | 广告合作 | 网站合作 | 免责申明 |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0-2019 书道网ALL Right severed 备案编号:湘ICP备16012904号-2